2K小说 > 女生耽美 > 你贪恋的我都有 > 11、鲍汁捞鲍仔

11、鲍汁捞鲍仔(1 / 1)

“祁衍...”

她小声叫他的名字。

这份众目睽睽之下的关怀实在有些分量,唐让让只觉得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还不待她多感动两秒,祁衍的目光落在她柔软的胸脯上。

粉白色的小礼裙紧紧束着她的腰肢,一路蔓延向上,直到遮盖不住的丰润的凸起。

其实她的身材很好,玲珑有致,皮肤白的像炼乳。

祁衍的眼神一沉。

他到底在隐忍什么?

唐让让就是个满肚子心灵鸡汤的小佛陀,不逼着,不强迫着,根本就不肯往前挪一步。

想罢,他伸手揉了揉唐让让圆润的耳垂,语气不容置喙。

“晚宴结束后,等我。”

不待唐让让拒绝,祁衍已经转身回座位了。

一众网红主播当场石化,朴金晴更是脸上的粉都惊掉了。

还是博美最先反应过来,发出了真情实感的一声:“卧槽!”

打脸来的如此猝不及防,祁衍不仅摸唐让让了,还是亲手给她披的衣服。

博美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的认知被重新刷新了。

她亲切的拉住唐让让的手:“姐妹,你到底有什么隐藏身份,快交代吧,是书香世家还是亿万富翁?”

唐让让慢吞吞的缩回手,无奈道:“我什么都不是,你们别这样,像看大熊猫似的。”

博美羡慕道:“我寻思祁衍都不一定能给大熊猫披衣服。”

唐让让:“......”

怎么问她都不说,大家心里都猜测,唐让让大概是祁衍金屋藏娇的小情人。

只有做地下情人才这么不好意思开口,毕竟大家也知道,祁衍不会娶她。

就是嘛,早就耳闻祁衍禁欲到了极致,除了工作似乎一点**都没有,连女人的手都不碰。

二十多岁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只要身体健康,怎么可能没有需求。

看来唐让让就是他纾解**的渠道。

不过这没什么,在她们眼里,做情人也不算丢脸,而是本事。

能攀上祁衍那种男人,是有大本事。

博美亲切的揽住唐让让的胳膊,大有一副两人已经是好闺蜜的模样。

“让让,明天晚上看我直播,给你画清明上河图。”

唐让让勉强弯了弯眼睛:“不用了,我知道你是开玩笑的。”

博美眨了眨忽闪的假睫毛:“谁说我是开玩笑的,几根ysl算什么,以后还得麻烦你照应。”

唐让让歪了歪脑袋,莫名其妙道:“我能照应你什么?”明明轮热度,博美要比她打多了。

博美意味深长的一笑,用飘着浓郁香水味儿的手指点了点唐让让的手背。

“装什么糊涂,你不知道祁总是呦呦直播最大的投资人吗?当初呦呦直播就是他一手扶持起来的啊,不然怎么打得过那么多直播平台,一跃成了第一。”

唐让让:“......”

她当初选择呦呦真的只是因为学生会拉过呦呦的外联,呦呦给了a大不少钱,所以她才对这个平台印象深刻。

至于是谁投资的,普通用户谁会去关心呢。

博美盯着唐让让看了片刻:“...你特么真不知道啊!”

唐让让点头。

博美心道,也不怪祁衍选择她呢,就这种傻白甜,当情人最合适了,玩腻了随随便便就能甩开。

她终于觉得唐让让有点可怜,有心指点一两句,但俩人的关系又没熟到那个地步。

前面已经开始组织捐款了。

有个德高望重的老企业家订了个基调,后辈们默契的在他的基础上减少那么一点点。

收完一圈钱,还有其他联谊活动,但是大部分人的目的已经达到,开始着急离场了。

主办方赶紧招呼他们去拍合照,拍完就放人。

最先离开的当然是到场的明星,出席越晚离席越早,才能体现咖位。

坐在后排擦边的这些网红都不舍得走,趁着混乱,一窝蜂的跑到前面去,合照的合照,要联系方式的要联系方式。

博美当然也踩着高跟鞋冲过去了,一时间,后面就只剩下了唐让让。

唐让让手疾的将筷子伸进了盘子里,把自己觊觎很久的鲍鱼夹进面前的瓷碟。

鲍鱼白嫩嫩的肉上还坠着黏腻的汤汁,飘着一股浓郁的香气。

可惜都凉了,如果刚端上来就能吃最好了。

她毫不犹豫的咬了一口,肉质依旧滑嫩弹牙,些微有些咸。

不过唐让让饿的肚子直叫,也顾不得这点缺陷了。

她正低着头认真吃着,朴金晴默默走到了她身边。

朴金晴拉过她身边的一把椅子,坐下,垂眸,看着她淡笑。

“小姐,还请你不要介意啊,我不知道你跟我们祁总的关系这么好。”

唐让让的动作顿了顿,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然后继续吃。

朴金晴看着她敷衍的态度,心里涌起一股火。

但她很快就压了下去,凑近了一点,低声道:“主要是之前我问过祁总,他说不会带女伴来的,所以我也没想到你们......”

朴金晴话音犹豫不已,但眼睛却紧紧盯着唐让让的神情变化。

这件事本就很奇怪,祁总既然能关心她到给她披衣服的程度,怎么可能连带她出席晚宴都不肯呢。

让自己的女人窝在一圈网红里,穿这么普通的衣服,忆苦思甜吗?

唐让让又不傻,她知道朴金晴在暗示自己什么。

一个男人都不愿意让你以女伴的身份出席正式场合,那就是不承认不负责的意思。

但她和祁衍不是这种关系,而且祁衍也不知道她要来,就像她不知道祁衍要来一样。

唐让让嘴里鼓鼓囊囊,脸上倒是没写着一丝伤心。

“我不介意啊。”

朴金晴想笑,她也真的笑出来了。

只不过不是刚刚和善的笑,她现在眼里装满了堂而皇之的看不起。

看来,没有她想的那么可怕,这小女生充其量就是祁衍的一个不愿承认的情人罢了。

她的野心也远不在此,所以未来还是有机会的。

“既然不介意,那你就继续吃吧。”

朴金晴阴阳怪气道。

唐让让一听她这么说,反倒放下筷子:“我吃饱了。”

朴金晴还想明里暗里奚落她两句,谁料刚张开嘴,就感觉到背后一股寒气。

她僵硬的回头,发现祁衍正单手插着兜,蹙眉望向她。

朴金晴立刻站起身来:“祁总。”

祁衍微一眯眼,冷淡道:“你在干什么?”

朴金晴双手相互揉捏了一下,解释道:“我看这位小姐还没走,就想过来道个歉,刚刚语气不太好。”

祁衍懒得多理她,直接走到了唐让让身边。

然后他自然而然的从桌面上拿起纸巾,捏住唐让让的下巴,给她擦了擦嘴角。

她红嘟嘟的嘴唇上沾了汤汁,油亮亮的,显得唇珠更加细腻精致。

“第一次见到在慈善晚宴吃的这么香的。”

他一边给她擦着嘴角,一边嫌弃道。

但正常人都听得出来,嫌弃里面,不自觉的带着一丝宠溺。

唐让让微微躲着他的手,卷翘的睫毛微抖,喃喃给自己辩解:“我太饿了。”

朴金晴突然觉得自己十分多余,好像根本插不进这俩人的氛围当中。

当然,祁衍也没有给她些令人期待的关注。

她不尴不尬的站在原地,唐让让却堂而皇之的享受着祁衍的呵护。

一时之间,她甚至都不确定,当个傻兮兮的情人到底好不好。

“那祁总,我就先走了。”

朴金晴抿了抿红唇,不自在的往后退了几步。

祁衍连个语气词都没回她,朴金晴有些郁闷的落荒而逃了。

唐让让站起身来,眼睛四处乱飘,手指轻轻捏着蓬松的小裙子,轻声道:“谢谢你的外衣,我要回学校了。”

祁衍嗤笑一声,把给唐让让擦过嘴的纸巾轻轻放在桌上,沉声问道:“过河就拆桥,谁教你这么用男人的。”

唐让让耳根发热,鼓着嘴道:“我怎么...怎么过河拆桥了?”

祁衍顿了顿,拉过她的手腕:“跟我过来。”

他不由分说的将她拉出了宴会厅,目不斜视的绕过一众开始收器材的媒体,乘上电梯,直至酒店的套房区。

唐让让的手腕被他攥的有些发疼,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气。

想要逃跑是绝对没有可能的。

“祁衍,你要带我去哪儿?”

她小跑着跟上他的步伐,高跟鞋也是租的,而且特别高,她跑的跌跌撞撞。

话音刚落,祁衍停在一个房间门口,输入密码开了门。

唐让让想也没想的扒住墙面:“不行,你冷静一下,我还没做好准备!”

祁衍静静的望着她几秒:“你想到哪儿去了?”

唐让让狼狈的贴着墙,面红耳赤仿佛喝醉了酒。

她咽了咽口水,胸脯轻微起伏,眼底泛着一层水光,磕磕绊绊道:“我以为...你想那什么。”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精细的小腿绷的紧紧的,不安的相互摩擦着。

祁衍突然揽住她的腰,一用力,将她整个人抱起来。

“你想对了。”

他扣住怀里软绵绵的唐让让,将她抱进了屋里。

唐让让果然瘦了不少,连分量都变轻了,肥嘟嘟的脸蛋也远不如以往圆润,只是依旧可爱精致的像个洋娃娃。

“我们分...分手了。”

唐让让心惊胆战的提醒他。

她生怕激怒祁衍,让他更肆无忌惮的动起手来。

房间里很暖,祁衍将她身上的西服剥掉,露出了里面的小裙子。

裙子实在清凉,唐让让的皮肤贴在了祁衍的衬衫上。

他的衬衫材质极好,哪怕被她挤压了半天,也没有变形。

薄薄的衬衫里,是他的体温。

祁衍将她放在床上,附身欺了上去,他的目光里带着执拗和**,嗓音沙哑道:“我要报酬。”

他低下头,想含住唐让让的唇。

唐让让慌不择路的躲开:“我吃了烤鸭和鲍鱼,还抹了口红。”

虽然被他擦了,但是不可能擦干净的。

谁也不想给喜欢的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唐让让也是,所以对此,她绝不退让。

祁衍见她把脑袋歪到了一边,露出白皙的侧颈,便伸手上去抚了抚。

唐让让的脉搏,在他掌心下跳跃,他恍惚掌握了她的生命。

他们贴的太近,所以她的每一次急促呼吸他都能感受得到,很真实,很迷人。

祁衍承认自己濒临失控。

他想要她,这是他的**,没有什么不能启齿的。

于是他伸手,扯住唐让让碍事的粉白色纱裙。

还不待用力,唐让让立刻攥住了他的手:“别扯别扯,两千一晚租的,太贵我还不起。”

祁衍气乐了,他稍稍翘了翘唇,眉头微皱:“你觉得我赔不起两千的礼服?”

唐让让固执道:“我又不要你的钱,我来这个活动就为补贴奖学金的损失,衣服要是坏了,我就血本无归了。你可不可以起来点,别压皱了,这里面有钢圈的。皮带皮带,别勾到我裙子上的亮片!”

祁衍的一条皮带少说也值几万,结果却被两千块一晚的礼服嫌弃了。

他轻轻捏了一下唐让让软乎乎的胳膊:“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

可唐让让只要用那种无辜的,泫然若泣的眼神望着他,用小猫嗓求他一句,他也就放过她了。

他爱她,所以比喜欢更深刻,更不舍得。

祁衍缓缓起身,坐在一边。

唐让让也忙不迭的从床上爬起来,理了理已经凌乱的发型。

方才被祁衍一压,做过的造型彻底乱套了,但她也无暇顾及自己的外表。

唐让让忐忑不安的用指甲轻轻抠着膝盖。

几乎没有什么黑色素沉淀的膝盖上,被她抠出好几个小小的指甲印。

有些微的刺痛,但能让她迅速的清醒过来。

天知道再见到祁衍她有多开心,开心到,她觉得自己快要没有定力了。

唐让让心绪焦灼的挣扎着。

如果...她试试跟祁衍在一起呢?

最新小说: 四合院之开局截胡娄晓娥 人在海贼领域展开 斗罗:污蔑我邪魂师,灭了玉小刚 从火影开始诸天交易 海贼里的超次元海贼团 斗罗:开局举报唐三拥有双武魂 回忌 从火影战国开始 洪荒:刚成金仙,收徒女娲 斗罗之天赐魂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