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小说 > 女生耽美 > 你贪恋的我都有 > 13、跷脚牛肉

13、跷脚牛肉(1 / 1)

时间有点晚了。

a大宿舍十一点关门,所以祁衍把唐让让送回了家。

唐家住在春光里小区,算是帝都有些年头的老地方了。

虽然这些年升值的厉害,但房子属于不动产,也没对他们的生活水平起到什么帮助。

小区外头哈气连天的保安大概也没见过这种豪车停在小区门口。

他绕出值班室,背着手,小心翼翼的把伸缩门打开,看着祁衍开了进去。

祁衍淡淡道:“不太安全,连身份都没核实。”

唐让让一边整理着小裙子,一边嘟囔道:“还好吧,老小区了,邻里之间都认识。”

她企图找出可以拯救这条裙子的办法,但是很遗憾,对于这种价格的裙子,坏一点就破坏了它的全部价值。

祁衍随便扫了一眼,看似不经意道:“房租便宜所以租户很多,构成复杂,摄像头有不少死角,小区灯不够亮,注意安全。”

唐让让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喃喃道:“你怎么知道摄像头有多少死角?”

祁衍轻笑,漫不经心道:“我母亲在商圈树敌太多,小时候养成的习惯。”

唐让让扭过头来,眨巴着眼睛,有些好奇的问:“你是说绑-架吗?”

祁衍沉默了片刻,没说话。

唐让让悻悻道:“你别送我到门口了,要是被我妈或者邻居阿姨撞到就不好了。”

她还没想清楚该怎么跟家里说。

兜兜转转,还是祁衍。

但唐雅芝女士肯定很难接受的,更年期加上自尊心太强,非常难缠。

祁衍把车停在了唐让让家楼前路口,打开了远光灯。

唐让让想下车,被祁衍给扯了回去。

他搂住她的脖颈,手指轻轻摩擦了一下。

“明天我会去国外出差,大概30号回来。”

唐让让点点头,舌尖轻轻扫过唇角,糯糯道:“好啊。”

虽然她和祁衍刚刚进行了些过火的亲热,但祁衍也不用跟她说这些话的。

听起来好像跟妻子报备的丈夫。

想到这一点,唐让让又开始不好意思。

祁衍将她拉近,在她唇边落下一吻。

“乖一点,剩下的事情我会安排好,你只需要安安心心上学。”

唐让让不知道祁衍有什么可安排的。

但他说的话总没错,所以唐让让点头如小鸡啄米。

“知道了。”

祁衍松开她,从她手里抽过手机。

按着她的手指解了锁,祁衍径直翻到了通讯录。

他熟练的输入了自己的号码,很快弹出唐让让给他的备注。

10086。

祁衍眯着眼,唇边挂着似有似无的笑。

唐让让尴尬不已,慌忙去抢手机。

一边抢一边磕磕绊绊的解释着:“你太出名了,不...不能怪我。”

祁衍姑且没跟她计较。

他单手制住唐让让,另一只手熟练的改着备注。

【老公】

改过之后,他把手机还给唐让让。

“不许换,不然找你算账。”

唐让让看着那两个字,觉得手机仿佛着了火,握都握不住。

“你写这个...被别人看到了怎么办啊?”

祁衍毫无人性道:“自己想办法。”

唐让让哀怨的看了他一眼,也只得默默的揣好了手机,下了车。

她一直走在祁衍车灯照耀的范围里,就像走在他布好的包围圈。

在这里生活十八年,她从来没觉得小区有什么危险。

但今晚走的这段路,让她隐约觉得,灯光外的地方全是坏人。

而她很安全。

小区里的路灯果然是暗了,所以显得他的车灯格外的亮。

仿佛她走在镁光灯下,是唯一的女主角。

唐让让上楼之后,给祁衍发了一条信息。

然后佯装无事的敲了敲门。

唐雅芝从厨房小跑出来:“来了来了,谁啊?”

“妈,是我。”

唐雅芝打开门,还有点惊讶:“哟,你怎么没在学校啊,怎么还穿成这样啊,我看看,裙子是坏了吧。”

唐让让往旁边避让了一下,含糊道:“我没事,今天学生会有散伙晚会,我们表演节目了。”

唐汀汀抬起头来,盯着唐让让看了一眼,轻描淡写道:“巴黎世家,学生晚会?”

唐让让顿时局促的攥紧了手指。

她没想到今天她姐也在家。

唐汀汀是个大忙人,平时天南地北的出差,经常不见人。

当然,她也一直是唐让让的榜样。

毕竟唐汀汀从小优秀,考试从来没滑到过第二,毕业之后,也迅速成了公司的骨干,薪资甩出同龄人一大截。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男人,那她姐简直是最让人羡慕的女人。

唐雅芝不知道是什么,莫名其妙道:“你说什么家?”

唐汀汀望着唐让让片刻,移开了目光:“没事,正好这牌子我熟。”

唐雅芝盯着唐让让的裙子:“什么牌子啊,贵不贵,哟,我看这这么都扯坏了呢?你快换下来,妈给你缝缝。”

唐让让赶紧抱住自己的裙子:“不用缝不用缝,那个...我用做家教的工资买的,不贵。”

唐让让的表情管理太差,让唐雅芝看出了猫腻。

唐雅芝转头问唐汀汀:“你认识,这衣服多少钱啊?”

唐汀汀抬起手指,做了个噤声的表情。

她接起电话,走到了窗口,单手叉着腰。

“什么?被拍到了?”

唐汀汀深吸了一口气:“你告诉张胱雠枷窬捅镒∷强呕畋穆姨纳倥模翟诒锊蛔。丶冶w19右残校

说罢,唐汀汀毫不客气的挂断了电话。

公司给她派的这个新人她实在是不喜欢。

本事没多少,全靠人设堆。

但听话也就算了,偏偏还到处撩骚,这才过了两个月,都被狗仔拍到三次了。

现在选秀节目还没结束,为了公司的利益,这时候也不能放弃她。

助理每次都愁眉苦脸的给唐汀汀打电话,麻烦她想办法公关一下。

唐汀汀放下电话,气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胸脯直喘。

唐雅芝的炮火立马对准了她:“你说说你,还让人家回家抱孩子,你都多大了,连个对象都不找,你是想急死我了。”

唐让让吓了一跳,赶紧拦:“妈你别说了。”

唐雅芝不知道,但唐让让却知道。

自从被渣男彻头彻尾欺骗后,唐汀汀就成了柏拉图,根本就受不了男人触碰的。

这样的习惯,恐怕没有哪个人能接受得了。

这是她心里的隐痛,但除了唐让让,却无人可说。

唐雅芝叹了一口气,又指唐让让:“你看你妹妹现在都有苗头了,你都不着急。”

唐让让突然被点名,吓了一跳,喏喏道:“我怎么就有苗头了?”

不能啊。

她妈没道理知道祁衍的事情啊。

唐汀汀也疑惑的望着唐让让:“谁啊,大学同学?”

唐雅芝舒心的笑道:“是明轩,你看到阳台的燕窝和白酒没,那都是明轩送的,他对你妹妹可上心了。”

唐让让心里一沉,表情不悦道:“我都说了,我跟陈明轩不可能。”

他竟然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往家里送东西。

他到底什么意思?

玩了十多年的朋友,难不成他还真想跟她谈恋爱?

唐雅芝睨了她一眼,冲卧室里喊:“唐明治!唐明治你给我起来!你说说陈明轩这孩子怎么样?”

唐让让他爸是在法国出生,不懂事儿的时候回的中国,上学时候就叫明治,结婚后就随了唐雅芝的姓。

唐明治睡的昏天黑地,呼噜声从卧室传到客厅,压根没听到唐雅芝的叫喊。

唐让让烦躁道:“妈你赶紧给人家还回去,别闹了,我找时间好好跟他说说。”

唐雅芝最近情绪波动很大,听闻竟然有点伤心。

“让让,妈妈是在乎这点礼物吗?我是担心你的幸福。”

说罢,她偷偷望了一眼唐汀汀。

她生怕,二女儿也像大女儿一样,被人骗,被人戏弄感情,最后干脆破罐破摔。

“感情总是能培养出来的,我和你爸爸也是日久生情。婚姻哪有那么多的爱情,都是磨合和习惯,明轩真的很合适,他能一辈子照顾你。”

唐雅芝在说陈明轩的时候,唐让让满脑子都是祁衍的样子。

现在她妈这么心仪陈明轩,大概也不会同意她跟祁衍复合了。

“平心而论,你的条件能和明轩在一起就不错了,眼光别那么高啊。”

唐汀汀不爱听了,反驳道:“让让什么条件了,怎么就眼光高了?”

她特别不喜欢她妈那套门当户对论。

唐雅芝瞪她:“你最没资格说这句话!我们家就是普通家庭,我还从体制内退了,家里也没有太多钱,给你们的助力也少,让让就读个普通大学的管理,将来也就找一个小公司当文员。明轩在国外读的名牌大学,还是学的计算机,将来肯定能进什么五百强,年薪几十万,不比让让强多了。”

唐汀汀不屑一顾:“几十万在你眼里就算多了,想听听我的工资吗?”

唐雅芝一摆手:“你跟让让不一样,让让没你那么闯荡,容易被人骗,将来安安稳稳过日子我就满足了。”

唐让让听的脑袋都涨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怎么容易被骗了。”

唐雅芝心直口快。

“当年,祁家那小子随便一忽悠,你不是乐颠颠的跟人家早恋去,连学都不想上了!”

突然提到祁衍,唐让让的心抽了一下,表情明显不自然了许多。

唐汀汀若有所思道:“哦,祁衍啊,我们公司他也投资了点,最近做的挺大的,年纪轻轻,过分厉害了。”

唐让让心里疯狂点头。

是吧是吧!

他超厉害的!

但是脸上可不敢表现出来,只能轻描淡写故作深沉:“是嘛,那多好啊,早知道我当时就应该一直跟他谈,是吧妈?”

她试探了一下唐雅芝。

唐雅芝想都没想:“你跟他最不靠谱了,人家多成功跟咱都没关系。”

唐让让暗暗叹了口气,脱了鞋子,往自己房间走:“反正你别想我跟陈明轩在一起。”

回了房间,卸掉妆脱下裙子,唐让让躺在床上,怔怔的望着天花板。

唐汀汀还要处理个危机公关,严守舆论发酵,所以估计一晚上都呆在书房不睡了。

唐让让有的是空间思考。

她想了片刻,一咕噜身坐了起来。

犹豫了一会儿,她给陈明轩发了一条留言。

“我有喜欢的人了,东西明天让我爸还给你。”

没什么可争辩和缓和的,她心里有祁衍了,被他占的死死的,再也容不下别的人。

如果是小时候,她还能为了陈明轩跟祁衍争执,怪祁衍不接受她的朋友。

那么现在她就不会了。

唐让让在家里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早晨醒来,枕边叠着她的裙子。

唐雅芝已经缝好了,整体看上去,惨不忍睹。

甚至因为这件衣服的胸部太低,唐雅芝还跟她加了一层蕾丝花边。

唐让让揉了揉太阳穴,认命的联系商家理赔。

陈明轩现在肯定起床了,但是他一直没有回唐让让的信息。

不说接受,也不说不接受。

家里呆着太无聊,唐让让约陶可出去吃火锅。

陶可正巧在她家附近补英语,中午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她们找了家新开的乐山火锅店。

火锅店的人不少,一进门就能嗅到浓郁的香味儿。

据店家说,锅底都是用数十种香料和药材熬制的,所以喝汤也是十分关键的一环。

他们要了鸳鸯锅,清汤用来喝,辣汤用来吃。

服务员将棕红色的香茶倒进牛油锅底里面,一边倒一边跟她们介绍。

“我们店的茶也是特色,添汤都是添的茶水,一会儿你们也可以喝一点。”

说罢,趁着清汤开始咕嘟的时候,服务生给她们一人盛出一碗来。

汤是清的,里面飘着两根芹菜叶,轻轻嗅一口,的确带着醇厚的香气。

她用勺子舀了一口,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抿了进去。

汤底不咸,触碰味蕾的一瞬间,便散发出了牛肉的味道。

那股香味儿在嘴里停留很久,咽下去后,甚至有点想念。

唐让让眼前一亮,拍拍陶可:“真的好喝!”

服务员一笑:“乐山最出名的就是跷脚牛肉,也是我们家的特色,推荐您点这个九秒牛肉涮,只需九秒就可以吃了。”

陶可利落的点了菜,把菜单交还回去。

“让让,英语真的好难啊,我现在背的快要吐了,我一点也不想出国了。”

唐让让抬眸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那以后我陪你练啊,跟你用英语说话?”

由于唐明治在她小时候就中英法三种语言混说,所以唐让让一直有良好的语言环境。

她和唐汀汀的英语和法语都很好,哪怕有时候不会写,但也听得懂。

陶可叹了一口气:“可别了,我除了学英语就是跟你在一起,要是你还跟我说,我真是一天都摆脱不了英语了。”

唐让让帮陶可倒了一杯茶:“你先喝一口,我把直播开着。”

她把手机固定在对面,熟练的点进呦呦直播,还不待开播,她就看到博美戳她。

“让让来,你美姐给你画《清明上河图》了!”

唐让让:“......”

她不得不点进了博美的直播间。

一见她来了,博美将她抱上了嘉宾席。

“各位,我今天就是为了她开播的哈,让让房间号4739xxxx,你们也记得关注。”

博美到底是大流量,一声号召,唐让让的频道瞬间从百名开外上升到了前五十。

唐让让在嘉宾席上可以说话,于是赶紧道:“你别浪费口红了,真的我当开玩笑的。”

陶可也凑过来看热闹。

博美拿起一根ysl小金条n°12干枯玫瑰,攥在手里,在面前的纸上比划了一下。

“我就画个局部哈,好久没画画了,可能记不太清了。”

博美到底是美院毕业的,绘画功底很扎实。

虽然用口红作画不容易控制粗细,但是乍一看,还是能看出古代的市井小巷。

唐让让一边吃着涮牛肉,一边替博美肉疼。

她已经用了三根口红了,一张纸差不多画完了。

评论里面有人看的开心,有人大呼心疼,一时间,博美频道的热度冲到了排行榜第一,打败了始终严守第一宝座的林湄湄。

林湄湄急的要死,一直催促粉丝快点给她刷礼物。

可惜博美的举动太猎奇了,吸引的路人很多,还有不少唐让让的粉丝也挤进了她的直播间。

所以一直到博美下播,林湄湄也没超过她,维持了几个月的第一,终于被人超了。

林湄湄连笑都挤不出来了,无论她怎么发嗲,跳舞,使出浑身解数,还是被压着一头。

博美和唐让让的频道粉丝量持续上涨,短短一个小时,就多了一万人。

林湄湄气的连招呼都没打,干脆直接下播了。

她的粉丝一脸莫名其妙,悻悻的到处乱转,不少人也挤进了博美的直播间,看她画《清明上河图》

平台给博美的直播间放了礼花,庆祝她荣登第一,而且枫蓝慈善晚宴的奖励金也到账了。

唐让让因为祁衍惹出来的那点风波,在网红里有了名气,平台额外多给她五千。

当初林湄湄不愿意给女明星作配,亲自拒绝了这个邀请,没想到如今得不偿失。

博美对着镜头猛亲了好几口,惊喜的粉都快掉了:“让让你真是我的小福星!我们有时间一起玩啊!”

唐让让喝了一口茶,咽下去,认真道:“好呀,我火锅都吃完了,先下啦。”

博美把那副口红画举起来,晃了晃:“一会儿你给我个地址,我裱个美美的框,给你邮过去。”

唐让让笑眯眯:“谢谢啦。”

开学前一天,唐让让收到了博美的画。

她现在才知道,博美是t大美院的,几乎是全国最好的美术学院。

博美挑选了个水粉色的边框,贴了膜,弄成了小装饰品。

唐让让把这幅画放在了自己宿舍的学习桌上,看着也赏心悦目。

这可是好几根ysl的奉献呢。

陶可提醒她,双学位课程可以申请了。

而且她还把唐让让介绍给了自己专业的老师,以防他们在面试的时候给唐让让出难题。

幸好,唐让让的绩点不错,英语能力也强,所以没怎么费力,就通过了面试。

张熙媛总是爱跟唐让让较劲,毕竟父母是同事,从小攀比成绩长大的。

唐让让报了经济双学位,张熙媛也跟着报了。

她们双双通过了。

陶可听说了之后,深深的翻了个白眼。

“张熙媛是不是暗恋你啊,还追着你不放了。”

唐让让无奈的耸耸肩:“无所谓,她愿意报就报吧。”

陶可阴谋论:“我觉得她肯定在会长面前说你坏话了,不然不可能给你零分的,为了自己得国奖,拉低你的综合分,太恶心了。”

唐让让用勺子挖着西瓜,把厚厚的头发绑在头顶,一点儿不注意形象道:“大概我太幸运了,所以必须有人添点堵,调剂一下生活。”

陶可嘟了嘟嘴,抢过唐让让的勺子吃了一口,口齿不清道:“我可不觉得,对了,你听说我们学院的大事儿没?”

唐让让张着嘴,等陶可喂了她一口西瓜,才擦了擦嘴角问:“什么大事儿啊。”

陶可兴奋道:“嘿!院长可牛逼了,你知道下学期他把谁请来给我们上公开课了吗?”

唐让让不解的摇摇头,翘着白嫩嫩的小腿,晃了晃拖鞋:“谁啊?”

陶可拍了拍唐让让的桌子,眉飞色舞道:“祁衍!”

杨齐琦和沈莫颜也齐齐的转过头来。

沈莫颜吃惊道:“是那个才二十多岁,资产成谜,投什么什么赚钱的祁衍吗!”

杨齐琦捧着水杯,星星眼:“不,是那个家财万贯而且长得爆帅智商超高的祁衍!”

沈莫颜挑了挑眉:“你一个工商管理的也知道。”

杨齐琦扬了扬下巴:“废话,那是男神级的人物啊,大象公众号有个超火软文就是介绍的他啊。”

陶可得意道:“但是他只给我们专业上课哦,哎让让,好像你们双学位也可以听,但要早点去抢座,不然就得站着了,你要知道,谁不想通过这个机会被大佬认识呢,到时候一个offer发过来,告别后半生的烦恼。”

唐让让彻底石化了。

她捧着西瓜,咬着勺子,像个滑稽的雕塑。

陶可拍了下她的脑袋:“你有没有认真听啊,我们好好表现,跟老师搞好关系,就算没有offer,能去实习也好啊!”

唐让让半天都没缓过来,她神情复杂道:“我觉得,他是冲我来的。”

杨齐琦噗嗤一笑,给了她个嫌弃的眼神:“你清醒一点哈,最近偶像剧看多了?”

沈莫颜似笑非笑:“他冲张熙媛来的还差不多,我听说张熙媛的那个偶像朴金晴就在祁衍公司工作。”

陶可不乐意了:“男神才看不上张熙媛那样的女生呢,我们让让还差不多,看这八分之一小混血,多可爱啊是不是。”

她捧着唐让让婴儿肥的脸,亲昵的揉了揉。

唐让让喃喃道:“是。”

杨齐琦双手抱拳:“行行行,你俩继续做梦,我去图书馆自习了。”

沈莫颜跟杨齐琦关系最好,也拎起了包:“你们慢慢幻想,我也走了哈。”

门嘭的一声关上,陶可甩了甩胳膊,撇嘴道:“切,做梦怎么了,做不到还不能想了?”

唐让让凝着眉,心事重重的抓过手机,翻开通讯录,划了几划,找到祁衍。

她看着铅黑色的‘老公’,不自在的摸了摸下巴。

唐让让犹豫了一下,担心祁衍正在开会,所以不敢给他打电话。

于是给他发短信。

“你要来我们学校开公开课?”

过了几秒,祁衍就给了回复。

“嗯,还算关注我的消息。”

唐让让心虚,要不是陶可随口提到,恐怕祁衍从国外回来,唐让让都对此一无所知。

“好像是给主专业上的哈,我们双学位应该不用去。”

当祁衍的学生,实在是太尴尬了。

她才不要去。

祁衍垂眸看着唐让让发过来的信息,轻笑了一声。

会议室里其他主管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是谁的消息这么有分量,让祁总暂停了会议。

恐怕又有上亿的大合作了!

主管们兴奋不已。

祁衍动了动手指,给‘我的洋娃娃’回——

“任何人不上都无所谓,你必须去。”

最新小说: 四合院之开局截胡娄晓娥 人在海贼领域展开 斗罗:污蔑我邪魂师,灭了玉小刚 从火影开始诸天交易 海贼里的超次元海贼团 斗罗:开局举报唐三拥有双武魂 回忌 从火影战国开始 洪荒:刚成金仙,收徒女娲 斗罗之天赐魂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