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小说 > 女生耽美 > 你贪恋的我都有 > 27、潮州肉骨茶

27、潮州肉骨茶(1 / 1)

唐让让屏住呼吸,轻轻推了祁衍的胸口一下。

她是真没想到祁衍和顾野认识,不过倒是也不难理解。

以前好像听唐汀汀提过一嘴,祁衍投资过星创传媒。

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交集,还是以这种方式。

顾野那边反应更大,只听见噼里啪啦一顿乱响,不知道什么东西砸了下来。

“嘶。”顾野疼的直吸凉气,然后才磕磕绊绊又小心谨慎的问:“谁是你老婆?”

祁衍沉声道:“你觉得呢?”

顾野:“......”

他连祁衍什么时候有的女人都不知道,更不用说知道他老婆是谁了。

但今天一共也就得罪两位女士,肯定是其中之一了。

顾野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觉得连嗓子都变得干涩起来。

当然,祁衍也没一直吊着他。

看他收到了足够的惊吓,才不紧不慢的告诉他真相。

顾野好不容易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答案,这才拍拍灰,从地上爬起来。

“那什么,祁夫人你在旁边吧,我不知道你跟祁总的关系,今天有点过分了,不好意思。”

他道歉的倒是利索,好像半点也没有自尊心作祟,死撑硬抗的打算。

而且他接受新知识的速度也够快,对祁衍,对唐让让更无半点好奇。

唐让让不知道这些资本家是不是都这么能屈能伸,但她隐隐觉得,顾野得到了答案后,好像偷偷松了一口气。

“顾野,少折腾,多做事。”

祁衍平静的警告道。

“我知道了,就是老头子贸然把陆敬宏拉回来,我有点烦躁。”

顾野靠在床上,拎过床头的矿泉水瓶,咕嘟咕嘟喝了几口。

他现在倒是放松到了极点,也终于心平气和下来了。

祁衍没继续跟他谈合作上的事情,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抬眼望向唐让让:“出气了吗?”

唐让让点点头。

她不是爱生气的性格,也懒得跟别人斤斤计较,刚才顾野道歉的态度还不错,只要他以后不再纠缠唐汀汀,也就算了。

祁衍轻抚着她的后背:“以后要像这样,有事情跟我说。”

“哦。”唐让让软下腰,趴在他身上。

周末其实也并不是全无事情可做。

唐让让还有积攒了两三天的作业。

她课程紧,毕竟除了本专业还要去上双学位的课,所以就连作业也是两份。

这几天因为新生晚会的彩排,又耽误了不少时间,明日复明日,已经不能不写了。

所以两人抱着腻歪了一会儿,唐让让就在祁衍的书房开辟了一个小桌子。

她把笔记本摆在桌子上,盘腿坐在床边,登陆班级公共邮箱,从里面下载作业。

实验课的论文倒是还好,毕竟都是体力劳动,把课上老师总结的结论改一改,抄一份就可以。

“劣币驱逐良币规律......现代信用体系的构成......”

她一边蹙眉写着,一边唠唠叨叨的念。

写了大概一个小时,好不容易把书上能找到答案的全部整理完成。

祁衍也已经检查完了一个项目的定稿。

他转头扫了一眼唐让让。

唐让让单手拄在桌面上,抓着头发,微微嘟着嘴,手指在键盘上轻轻敲着。

一看就是被其他作业难住了。

但祁衍没打算过去帮她。

课程上这点小问题,他觉得唐让让解决的了。

又过了一会儿,唐让让终于开始动笔了,她还特意扯了张纸,在旁边写写算算。

看起来像是高数。

高数作业一共有两个章节的练习题,唐让让直接写到了凌晨。

祁衍的工作已经做完了,他靠在椅子上,双手搭在膝盖,悠闲的看着唐让让写作业。

他从小接受的精英教育,进程一直比同龄人快很多。

写作业对他来说,似乎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看着唐让让为了作业纠结的样子,他有种自己养了个孩子的错觉。

还不是亲生的。

因为祁家好像没一个人在学东西上面头疼过。

哪怕是他那个对应试教育弃如敝履的弟弟,只要稍一用心,就能轻松考到年级前列。

虽然他学习的目的没那么纯碎,但起码让父母省了不少心。

零点一刻。

祁衍看了看表,终于开口问道:“还没写完?”

唐让让抬起头,哀怨的看了他一眼,喏喏吐槽:“你一个公开课的老师,为什么还要留作业啊。”

上节课祁衍一时兴起,留了个课后作业。

这是助教建议他的,说不留作业到期末的时候不好给分。

毕竟祁衍上的是大课,来听课的学生能有一两百人,关注这么多学生的课堂表现,几乎是做不到的。

所以就只能靠平时的作业,或者回答问题来打分。

祁衍能配合的当然配合,所以随便出了一道他认为还算比较简单的问题。

他甚至连收作业的时间都忘了说。

没想到唐让让还记得。

祁衍放下腿,弓着腰,手肘抵在膝盖上,叹道:“终于轮到我了,唐让让同学。”

唐让让叹了一口气:“发行息票为14%的普通债券......或者息票为11%及转股溢价率为15%的可转债,风险管理...资本结构...这都是什么啊?”

祁衍静了片刻,回忆起自己出了什么题。

他起身走到唐让让身边,坐下,扫了一眼。

唐让让不是没写,乱七八糟的根据他的题目写了一堆。

但是完全没用,根本没分析到位。

“我们还没学过呢,都不懂啊。”

唐让让很愁。

她一点也不想在祁衍面前表现出自己不会。

可她还就真的不会。

而且再怎么说,她也是工院去年的综测前5%,算是成绩很好很稳定了。

如果她都丝毫没有头绪,那说明班级里大部分人都做不出来。

唐让让刚刚还发微信问了陶可。

陶可也是一筹莫展。

陶可又去问了她们经院的研究生大神。

大神倒是有些思路,但也说不保证全对,而且分析这种问题,没办法跟别人分享。

陶可只能失落的回复唐让让,劝她尽力而为就好。

祁衍揉了揉她头发:“出难了?要不要我教你?”

看看这是多大的诱惑啊。

出题的老师就是她的小情人,而且主动坐在她身边,说要指导她。

稍微意志力不坚定,肯定乐颠颠的同意了。

说不定直接就让老师帮自己写了呢!

但唐让让从小就是个十分有原则的人。

“你教我的肯定是正确答案啊,但对其他同学不公平吧,毕竟这个最后是要给分的。”

祁衍想想也是。

唐让让思考的倒是够全面,否则他都待在身边一晚上了,早该来问了。

“也好,下节课我会讲。”

唐让让拒绝之后,才有点遗憾的问:“你看我这个,能得多少分啊?”

祁衍简单看了一眼:“没多少分。”

唐让让仿佛泄气的皮球,仰面倒在床上,双眼望着天花板。

又是一个拉低绩点的敌人。

还是来自自己的男朋友。

“太晚了,去睡吧。”

祁衍把她的笔记本合上,将唐让让扯起来,带到了卧室。

不需要怎么酝酿,唐让让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今天的确有点累,而且去了一趟姐姐的公司,她头一次意识到唐汀汀的困难。

唐汀汀虽然工资很高,在家也从来不报忧,但她承受的压力也很大。

而且陆敬宏要去星创传媒了,她姐还能好好在那里呆着吗?

和咬牙切齿恨的男人朝夕相处,对方还有可能是自己上司,将来不不一定受多大的委屈。

迷迷糊糊的想了一些,她就完全失去了意识。

第二天早晨,唐让让是被耀眼的阳光晃醒的。

窗帘半遮半掩,大概祁衍为了通风,稍稍拉开了一点窗户。

这个时候的气温还是很舒服的,唐让让靠在床上,本能的捞过手机,眯起眼睛看了下消息。

这才发现,呦呦直播上面有不少提醒。

是萱萱提醒她该直播了。

她自己做吃播没有那么敬业,平时作业多了,课程忙了,有事忘了,都有可能断播。

但是粉丝们每天都要吃饭,不来看她就去看别人了。

萱萱担心她的粉丝流失,所以才来提醒她。

平台大概是想把她培养成那种明星主播,作为代表人物推出的。

林湄湄现在势头下来了,流量跟博美也差不多。

所以平台转变了培养思路,放弃了这种一人称霸的局面。

毕竟如果只有林湄湄一个人当家,一旦她被别人挖走了,平台的损失会很大。

萱萱:“让让,我建议最近这段时间你要努力一点,尽量稳住现在的人气,明年年初,公司会开年会,到时候将邀请优质主播参加,那次能参加的主播基本上就是明年的培养重点了。”

唐让让盯着这条消息想了半天,才缓缓回道:“这段时间我学校的事情很多,只能尽量了。”

萱萱很快回:“好吧,不过第一次年会,公司很重视的,如果去了,你不会失望的。”

唐让让回复了一个笑眯眯的表情,表示同意了。

既然萱萱提醒了,她中午特意在外卖平台上找了一圈,最后找到一家新加坡菜,点了一份鲜虾沙叻,一份老潮州肉骨茶。

等外卖送到,她打开直播,开始跟粉丝打招呼。

突然涌进来的人数吓了她一跳。

本来以为这么长时间没播,大家会走的差不多了。

但竟然没怎么降低人气。

不过很快就有人给她解惑了。

【哈哈,从博美那里过来,听说让让开播了,正好我要吃饭呢!】

【我也是啊,博美也要来了,现在减肥的人好多,夏天快点过去吧!】

唐让让其实有点感动。

原本博美也一直想办法帮她稳住人气,自己直播的时候,还不忘带着她。

如果不是这些粉丝过来说,唐让让可能还不会知道。

博美是真心实意希望她发展的越来越好的。

紧接着,就是唐让让自己的粉丝了。

【让让不上播,我吃饭都不香了呜呜。】

【我又把凉拌秋葵准备好了,就等让让动手了!】

【水煮苦瓜裙带菜来了!】

【酱油魔芋丝,清蒸胡萝卜来战。】

【山野菜炖鳕鱼,我的创新菜!】

【日,每次看让让弹幕上的报菜名我都想吐,这都是什么黑暗料理啊!】

【同为女人,我为什么没有大家的毒辣心肠?】

【这就是为什么别人能瘦而我只能想想的原因吧。】

......

唐让让还是介绍自己吃的东西:“以前没有吃过新加坡菜,所以这次尝一尝。沙叻看起来还是很诱人的,闻起来也很香,肉骨茶呢,更香,而且肉质很软,虽然看着颜色深了一点,但是汤汁是用药材配过的,据说可以祛湿。”

她用筷子戳了戳茶里的骨头,然后用勺子舀了一口汤,喝了进去。

辣辣的,滑过嗓子的时候,有点刺激。

但是这种感觉很舒服,像是在轻刷喉咙。

虽然说有中药,但是药的味道不浓烈,配合着骨头的香气,有种独特的魅力。

沙叻就像米线一样,里面还有很多辅料。

不过看起来橙黄橙黄的,但其实口味很清淡,油水也不多。

和咖喱的感觉差不多。

大概也是饿了,唐让让吃的很满足。

吃了一半,她抬头去看评论。

才发现缄默少言的q又说了话。

【喜欢吃?】

【q姐又来啦,好久不见啦!】

【q姐是不是去赚钱包养让让了?毕竟上次一战成名,壕掷五十二万!】

【每次跟q一起直播,我都有种自己在参加土豪晚宴的错觉。】

......

唐让让擦了擦嘴,回道:“的确挺好吃的,q你也可以尝尝,这家店是连锁店,全国各地都有,你那里...应该也有。”

唐让让说到最后却又有点犹豫。

以q平时的手笔,大概是很有钱很有钱的那种人,家里应该都有配备特定厨师的,就像祁衍家那样。

他肯定不会吃这种连锁店美食的吧。

或许,自己这么说对方可能还会有点尴尬?

唐让让想着该怎么补充几句,结果q又说了一句。

【我回家吃。】

唐让让一怔。

随即想到,大概q现在在外地工作或旅游,准备等回国了再吃。

“好啊。”

唐让让又回复了几个粉丝的问题。

比如她为什么一直没开播,比如下次开播能不能提前通知,比如......盛传当红主播云集的呦呦年会,她会不会去参加等等。

她一边说话,吃饭就变得慢了。

她一边喝着薏米水,一边晃着腿,随意的聊着天。

直到大门突然响了一声,有人迈了进来。

唐让让条件反射的挂断了直播,腾的站了起来。

“你...怎么回来了?”

她有些错愕。

祁衍中午一般是不会在家的,他不睡午觉,吃完饭就要继续工作了,从公寓到办公室来回会耽误时间。

唐让让不想让粉丝们看到祁衍,这才把直播关掉。

起码她的室友们都知道她的直播账号,要是真看到她住在祁衍家里,那就出大事了。

祁衍垂眸看了唐让让一眼,自然而然的换好鞋,将衣服搭在椅背上。

“来吃饭。”

唐让让看了看自己剩下的半碗檬粉,又看了看只有一块肉骨头的肉骨茶。

“怎么不提前跟我说啊,我可以多定一点的。”

而且这些都是她吃剩下的,祁衍明明有洁癖。

祁衍倒是没在意,去卫生间洗过了手,他坐在了唐让让身边。

阳光依旧很明媚,照的屋子里地板很暖。

温柔的风顺着窗边溜进来,摇的窗帘直颤。

挂在墙壁上的时钟一顿一顿的跳跃着,带着轻微的沙沙声。

祁衍竟然感受到了一种难得的缓慢和温情。

如果每次回家都能看到唐让让,他会觉得这里很有吸引力。

所以哪怕公司的事情再多,他还是禁不住诱惑的回来了。

祁衍接过唐让让的筷子,吃了点沙叻粉。

味道还算不错。

他不像唐让让那么在意食品,只要能填饱肚子,不管是简单的三明治,还是五星级大餐,祁衍都可以吃。

他无法从吃的东西上享受到快乐,关键是陪吃的人。

唐让让乖乖的坐在他身边,拄着下巴望着祁衍:“要不要我再给你那双筷子?”

祁衍淡声道:“不用。”

说罢,他喂了唐让让一口豆腐。

唐让让用手托着,将豆腐咬到嘴里,嘴唇难以控制的碰到了筷子尖。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之间有点脸红。

祁衍刚刚吃粉的时候,也碰过这个筷子尖的。

虽然轻都亲过了,但在这么美好的阳光下间接接吻,也让人觉得有点心动。

祁衍其实已经吃过了三明治,所以胃口并不大。

唐让让剩下的那些,他吃起来刚刚好。

想象着接下来没有唐让让陪吃的一个星期,祁衍觉得十分遗憾。

他把筷子放下,将唐让让拉到腿上坐着。

祁衍承受着她的重量,轻描淡写道:“寒假来我公司实习吧,多学点东西,大二也该到时候了。”

他得提前预定,不然唐让让说不定就被室友带到别的公司去了。

唐让让是个喜欢群居的动物,还有点从众心理。

大家都去,她基本上就也会屁颠屁颠的跟去了。

a大大部分的学生,是够不上去祁衍公司实习的,他们会选择一些新兴的小公司,这样更保险一点。

坐在祁衍腿上,她的脚尖够不到地板,只能无聊的晃了晃。

唐让让蹙眉:“那你给工资吗?”

大二的确可以开始实习了,尤其是在帝都市内的学校,找实习都相对方便,大家或多或少都会提前了解一下自己的行业。

当然这也为不少公司提供了廉价劳动力。

帝都实习工资标准,基本上是一天一百到一百五,不包五险一金,不包打车费用。

忙活一个假期下来,也赚不了多少钱。

美其名曰积攒经验罢了。

唐让让之前给人做家教,两个小时就一百五,从性价比上论,还更高一点。

祁衍轻笑:“还没过面试呢就想要工资了?”

唐让让舔了舔下唇,狡黠的抬起眸:“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怎么也不能低于一百五哦。”

她抬起手指,比划了一个一,一个五。

祁衍深吸一口气,坐直身子,将手游离在唐让让后背中央的那个小铁扣上面。

他一边摩擦着,一边哑声道:“这么财迷,不如兼职点别的,一晚一千五?”

唐让让被他逗的咯咯笑,拧着身子躲他的手指。

“我姐姐昨天才教育我,钱是身外之物,让我不要因小失大。”

祁衍摩擦着她的唇,低声叹息道:“真遗憾,家里还有聪明人管着。”

唐让让用鼻尖抵着祁衍的鼻尖,接吻的时候还睁着眼。

她细细的打量祁衍的颜值。

他真是仗着年轻,每天那么操劳,终日对着电脑,皮肤还是不错,连下巴上的胡茬都刮得干干净净。

祁衍的眉眼很细致,非常像妈妈,眼尾轻轻折起,睫毛扑簌簌的颤动。

虽然身为男生,但他的睫毛却出奇的长。

不想唐让让那种卷起来,是很锋利的挺直的长。

小时候唐让让还幼稚的跟祁衍比过睫毛长度,就是因为那点卷,遗憾的输了。

平心而论,祁衍是唐让让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

她最初,完全是因为贪恋美色,才执着的去找祁衍玩。

不然祁衍小时候那么无趣,那么一本正经又高冷,怎么可能会结交她这么有趣的朋友。

唐让让轻轻喷着气,俏皮的眨了眨眼:“那不如另辟蹊径,祁老师祁总祁先生,一晚一千五,你怎么样?”

她大概是第一个跟祁衍说过这种话的人。

祁衍的身价究竟有多少,连那些专业财经杂志都摸不准。

毕竟他的母亲孟溪则,父亲祁厉泓,都不是一般的身份。

恐怕天价都不足以让祁衍动一动卖-身的心思。

这么好的一副皮囊,偏偏长在一个极度能创造价值的人身上,让人轻易不能触碰,实在是暴殄天物。

祁衍弯了弯眼睛,意味深长的看着唐让让。

“价格合理,我同意了。”

唐让让搂住他的脖子:“小祁公主真是有单纯又善良,都不会讨价还价?”

祁衍不满唐让让给他起的外号,泄愤似的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腰。

唐让让痒的晃来晃去,哼哼道:“还不快抱老板去卧室!”

祁衍生平第一次有了老板,还是个工资给的十分内敛的老板。

但他甘之如饴。

祁衍双臂一用力,将唐让让整个托起来,在她耳侧低声道:“不先给钱?”

唐让让枕在他的肩头,用耳朵蹭了蹭祁衍的下巴,心虚道:“先欠着吧,老板最近也很穷。”

祁衍气乐了,他将她轻轻放在床上,拄着下巴侧身看她:“你就是这么跟人做交易的?”

唐让让得意洋洋的小声嘟囔:“这叫贷款你懂不懂。”

祁衍翻身吻住她:“不错,活学活用。”

作者有话要说:新加坡的松发肉骨茶真的敲好吃的!

听说国内也要开了,大家可以去尝一下。

多留言赠加更及美食推荐,么么哒~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酸酸的味道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恶俗的默默、一朵穷逼霸王花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我这个小机灵鬼呀29瓶;3199140720瓶;沁洋、中途10瓶;phonephinith?、点心、共勉5瓶;淡淡淡淡定3瓶;苡歌小天使、neptune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斗罗:污蔑我邪魂师,灭了玉小刚 洪荒:刚成金仙,收徒女娲 四合院之开局截胡娄晓娥 回忌 斗罗:开局举报唐三拥有双武魂 从火影开始诸天交易 海贼里的超次元海贼团 斗罗之天赐魂环 从火影战国开始 人在海贼领域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