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男朋友(1 / 1)

指导老师在原地站了良久,这才回过神来。

似乎不经意之间,她发现了个不小的秘密。

她推了推眼镜片的底部,压了压些微皱起在小腹的衬衫,转身回了校史馆。

此刻林德伦正跟希拉在一起,两个人离得特别近,林德伦亲切的拍了拍希拉的手臂,从这个角度看,就好像他在抱希拉一样。

指导老师没来由的泛起了一阵恶心。

再看向林德伦,也没有之前崇拜敬佩的心情了,只觉得他又油腻又虚伪。

她故意走近两步,隐约听希拉对林德伦说:“唐让让有男朋友了。”

指导老师心一提,屏住了呼吸。

祁衍?

男朋友?

不会这么狗血吧!

但她很快就察觉出了猫腻。

希拉说完这句话,故意打量着林德伦的脸色,脸上挂着看好戏的笑容。

显然她并不知道唐让让的私人情况,只是故意戏谑林德伦,想看林德伦丑态百出的模样。

但女孩子这点心思林德伦不了解。

他听闻立刻不屑的哼了一声。

“男朋友,呵。”

希拉用舌头卷起口香糖,狡黠的笑道:“听说是我们学校的系草呢。”

这下指导老师更笃定她是在骗人了,a大就从来没评过什么系草,校草倒是有,但并不是很出名。

林德伦一听系草,随即嗤笑的摇了摇头。

怪不得反应那么强烈呢。

原来名花有主了。

可惜,早早的桎梏住自己,玩深情不渝那一套。

也不怪他看不起。

就只有大学这个年纪的女生,才把相貌看的那么重,把感情看得那么深。

一旦走出了大学的校门,她们就会知道,男人长得好是最鸡肋的优点,男人对你好是最没用的承诺。

但那个时候,他也懒得再吃这口隔夜草。

到时候唐让让就是求到他门前,他也不会再给一个眼神。

林德伦一抖领口,绷起脸来,也没跟谁打招呼,自顾自的出了校史馆的大门。

他就这么目不斜视的从指导老师面前过去,身上带着一股昂贵的古龙水味道。

指导老师没绷住,猛地打了个喷嚏。

校庆假期结束,回家的同学陆陆续续赶回了学校,校园里的人渐渐变得多起来。

大家一回来,就看到熟悉的学生会堂里,挂上了一幅字画,那是杰出校友林德伦捐献的一份墨宝。

宣纸上绘着巍峨高山,层峦起伏,一轮淡色圆月悬于正空,远处山河淼淼,流水潺潺。

画的名字叫《默》,一旁的小黑板上,写有林德伦的介绍和画这幅画的初衷。

意味人生永无止境,静默前行,虚心求实。

除了学生会堂之外,还有其他几座楼里,也都留下了优秀校友们捐赠的物品。

学校一方面靠杰出校友的精神来鼓舞学生,一方面,又给足了校友面子,让他们捐赠无穷匮也。

唐让让第一次看见这画的时候,十分匪夷所思。

林德伦是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意境的?

看来脸皮是她的十倍厚。

a大庆祝六十周年的余韵还没完全过去,金融圈突然爆出了一件丑闻。

这件丑闻迅速传遍了整个行业,并以飞快的速度,向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师事务所扩散。

而这件丑闻,更是被戏称为《会议室里的三分钟》。

周五上午,唐让让正趴在桌面上睡觉,将梦将醒,眼皮重重的垂着,脑袋枕在胳膊底下。

陶可凑到她耳边,一阵惊呼:“让让,快来看大八卦!”

唐让让被戳醒,迷迷糊糊的蹭了蹭下巴,准备转个身继续睡。

陶可不依不饶,一定要让她现在看。

“太可怕了让让,这是来我们学校的校友吧?”

唐让让听闻,强打起精神,努力抬起眼皮,睁开眼睛,随意的扫了一眼陶可的手机。

什么乱七八糟的。

闯入眼前的是一张打了马赛克的难以形容的画面,画面上的人正是几天前来a大祝贺的林德伦。

此刻的林德伦衣衫不整,面容狰狞,脸上挂着丑态百出的笑。

这是一间偌大的会议室,会议室里面还放着几块显示屏,几瓶矿泉水,转椅零零散散东倒西歪的分布在四周,围绕着当中忘我纵情的两个人。

会议室是华商的会议室,画中人是华商的高层和实习生。

据说撞破这个画面的,是早晨来打扫的阿姨。

阿姨看到后,还来不及向外说,就被林德伦想办法开除了。

原本会议室的录像也被取走了,这件事明明该瞒天过海,但不知道为何,现在突然铺天盖地的传播开来。

事件的起因是有人将这段视频发到了华商员工的内部邮箱,it部门看到后,火急火燎的第一时间进行了删除。

但有心之人早已经保存好,事情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林德伦做为事件主人公,一下子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唐让让嫌弃的移开了眼睛,没有继续看这篇公众号文章。

那个人果然如她想的一样恶心。

陶可喋喋不休的跟她科普。

“林德伦惨了!现在知乎上已经有不少前华商的员工,扔锤证明他的私生活混乱,经常仗着在华商的地位打压实习生,尤其是女实习生。”

唐让让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又转了回来。

陶可连忙把那些截图出来的聊天记录递给唐让让。

微信界面上,能看到林德伦以交代工作为由,暗示实习生跟他进行某些交易。

他说的话和表现出来的姿态,与校庆日那时别无二致。

看来这的确是他惯用的伎俩。

唐让让啧啧感叹:“原来有这么多人都被他骚扰过。”

陶可唏嘘道:“可不是,谁能想到他表面看着人模狗样,弄幅画还知道夸自己云淡风轻,品行高洁,本质上却是这幅卑劣的模样。”

金融圈里男女关系一向扭曲复杂,但大多都是在小范围内传播,有时候,甚至成为了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

但林德伦的丑闻,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出圈了。

事件登上微博热搜后,在全体吃瓜网友的施压下,华商不得不出面回应高管涉嫌性-骚扰的丑闻。

当日,对林德伦采取了停职处理。

“好好的一个高管,就这么声名尽失,现在连工作都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陶可叹气道。

其实这件事看起来传播的如此广,事实上,也才不过短短几天而已。

林德伦的那幅画,裱的画框还没凉透,就被彻底取了下来,只在学生会堂的墙壁上,留下了几个钉子孔。

那些黑漆漆的,突兀的小孔,证明着这个人曾经的确是a大的骄傲,但现在再也不是了。

临上课前,班里的人陆陆续续来的差不多。

杨齐琦和沈莫颜一起从宿舍赶过来,也讨论了一路这件事。

她俩把包放在唐让让身边,凑过来,挤眉弄眼道:“你们看见那个新闻没?”

陶可和她们眼神一交汇,便了然了:“那个啊,谁能不知道,朋友圈都传遍了。”

杨齐琦道:“天啊,这种高层辛秘简直太丰富多彩了,我都不知道一个人能有这么多情人,而且来者不拒。”

沈莫颜道:“是啊,听说他还是有老婆的呢,老婆是他在国外留学的同学,跟他结婚十多年了。”

陶可震惊:“你们知道的比我还多啊!”

杨齐琦一扬下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坐在前面,听着腰板的张熙媛:“我们和她一起来的,知道的当然多了。”

张熙媛听到了,转回身得意道:“我得到的消息,可都是朴学姐告诉我的,绝对准确。”

女生之前不管有什么隔阂,但一旦料到八卦,绝对能暂时不计前嫌,仿佛失散多年的亲姐妹一样,迅速热络起来。

张熙媛凑过来,神秘兮兮道:“据跟林德伦那个过的人说,他特别短,三分钟就不错了。他老婆跟他就是各玩各的,一个常年在国内,一个常年在美国,基本上一年见不了几次面。不过出了这次事之后,他老婆觉得挺丢脸的,要跟他离婚呢。”

杨齐琦睁大眼睛:“朴学姐这都跟你说啊。”

张熙媛咬了咬下唇,意味深长道:“朴学姐以前也在华商工作过啊,只不过现在跳槽了而已。”

陶可皱着一张脸:“那朴......啊算了算了,我还是不想了。”

张熙媛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道:“不过这次的事,明显是林德伦被人给搞了。”

唐让让听闻,一个激灵,残余的那点睡意顷刻间烟消云散。

陶可问道:“被谁搞了啊?”

唐让让不自在的眨了眨眼,慢吞吞的将半截脸缩到了笔记本下面。

她是真没想到,祁衍出手会这么狠,这么快,直接断了林德伦的生路。

她以为,祁衍顶多打个电话吓吓他,或者在项目上给他使个绊子。

唐让让回想起自己在电话里说被欺负了的语气。

好像是娇嗔了点。

她默默的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张熙媛。

张熙媛一脸狐疑:“你看我干吗,我怎么知道是谁,反正肯定是他得罪不起的人。”

唐让让顿时松了一口气。

看来朴金晴也并不是什么都知道。

“别说话了,祁老师来了。”

杨齐琦低声提醒道。

几个女生慌乱的坐直身子,目视着前方。

祁衍穿了一件深蓝色的休闲衬衫,一条黑色紧身长裤,看起来比以往要青春许多。

他手里捏着笔记本电脑,大跨步迈上讲台。

助理帮忙打开投影仪,祁衍稍稍凝眉,弓着身子在电脑上设置着什么。

张熙媛顿时又是一副痴迷的模样,美滋滋的挽了挽鬓角的长发。

沈莫颜不禁感叹道:“还是祁老师这样的男人更值得喜欢啊,从来就没听说他有什么不干净的男女关系。”

唐让让正喝着果粒橙,闻言吓了一跳,难免呛了一下,剧烈的咳嗽起来。

陶可无奈的拍了拍她的后背:“你激动什么劲儿,刚才那么大的八卦你都没什么兴趣。”

正巧,祁衍被她的咳嗽声吸引,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看见唐让让因为咳嗽而憋红的脸。

他不经意的弯了弯眼睛,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

陶可懵懵道:“祁老师刚才是朝你笑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来啦来啦,我去发红包~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朵穷逼霸王花、恶俗的默默、酸酸的味道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辰玖21瓶;鸫小鸫、白露10瓶;暮光9瓶;竹攸林夕8瓶;jenny、五月、zyl2瓶;6v6、你欲渡风来。、屁精小□□、?、苡歌小天使、farewell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从火影战国开始 人在海贼领域展开 斗罗:污蔑我邪魂师,灭了玉小刚 四合院之开局截胡娄晓娥 海贼里的超次元海贼团 斗罗之天赐魂环 回忌 洪荒:刚成金仙,收徒女娲 从火影开始诸天交易 斗罗:开局举报唐三拥有双武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