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困困(1 / 1)

晚上下了课,唐让让第一时间跑出了教室。

杨齐琦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陶可:“你有没有觉得让让最近很怪?”

陶可一边吸着果冻一边摇头:“没有啊,哪里怪了。”

杨齐琦抿唇凝眉,朝教室门口看了一眼:“她已经好几周周末没在宿舍住了吧,大一的时候不这样啊。”

陶可耸了耸肩:“可能家里有事呗。”

“家里每周都有事?”

“你管那么多干嘛,反正我是没觉得让让有什么问题。”陶可最近这次的雅思考试又不理想,她沮丧的已经没有精力应对杨齐琦了。”

沈莫颜手里拎着保温杯,杯底在桌面上摩擦了两下,发出生涩的吱吱声。

她突然道:“让让是不是谈恋爱瞒着我们呢?”

很有可能。

不然没有道理每周都躲出去,宿舍聊年级里不错的男生时,唐让让也从不参与。

陶可拄着下巴,漫不经心道:“有可能哦,让让还说祁老师是她男朋友呢。”

杨齐琦翻了个白眼:“她真是没个正经。”

没人会相信,祁衍真是唐让让的男朋友。

沈莫颜站起身,背好了书包:“算了,反正她不想说也没人能逼她,关键她是做主播的,太容易被些一掷千金的男粉的诱惑了,不过也不关我们的事,让让心里应该有杆秤。”

其实她早就有点怀疑了。

沈莫颜之前恍惚看到,唐让让上了一辆豪车。

但是因为离得太远,所以她也一直不敢确定。

不过这几周下来,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并没看错。

整个宿舍都知道唐让让直播的频道,也知道她现在在网上热度很高,粉丝也多。

那个豪刷五十二万,直接助唐让让登顶打赏榜第一的q,就很难忽视。

说q不图点什么,可能吗?

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甭管q是男是女,对唐让让有意思是肯定的了。

但作为室友,沈莫颜没立场说什么。

陶可反驳道:“你们俩对主播的偏见很深啊,又不是所有主播都是露-肉发嗲的,让让的粉丝都是看着她下饭而已。”

沈莫颜淡淡一笑:“刷那么多钱下饭,你开心就好。”

杨齐琦扯了她一把:“别说了,走吧。”

俩人挽在一起,像两根挺拔笔直的竹子,说说笑笑的出了教室。

陶可趴在桌子上,沮丧的看了看网页上显示的考试分数,想要前进个一分,怎么就这么难呢?

看来以后真要跟让让练口语了。

黄昏温柔,天边泛着一层橙红的暖光,难得一见的小团的云朵仿佛波痕一般铺洒在上空。

空气转凉,柏油路两边的树叶微不可见的卷曲起来,抱住自己抵御凉风。

校门口烟火气正浓,香味儿顺着风势飘到校园里面,仿佛勾魂的绳索,把一**的学生吸引出来。

唐让让大概是第一个跑出教学楼的。

她避开班里的同学,飞快的出了校门,绕到隐蔽的拐角处。

助理姐姐早就等在米线店旁边的树荫下了,唐让让轻车熟路的钻上车,谨慎的环视了一圈。

“呼,今天中午吓死我了,差点就被我同学发现了。”

助理笑道:“你的同学即便看到了,也很难相信祁总和你是情侣吧。”

唐让让把手枕到脑袋后面,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的风景,闻言赞同的点点头:“那倒是。”

哪怕她没刻意隐瞒几个室友,她们也没有一个人相信祁衍和她有点什么。

本质上,所有人都觉得她和祁衍不该是一个世界的人。

“对了,祁衍有没有让你买什么东西啊?”

她还惦记着那个惊喜。

助理摇摇头:“最近没有,祁总很少让我办私事,接你除外。”

“那到底是什么惊喜啊......”

唐让让急的抓心挠肝。

车子停到了地库,她就迫不及待的冲上电梯。

输入密码打开房门,还不待她进屋,突然,里面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叽里咕噜的滚了出来。

汪汪汪!

唐让让顿了顿,眼底的错愕逐渐转变成惊喜。

面前是一只小奶狗,大概只有一两个月大,眼睛漆黑发亮像浸了墨似的,它歪着脑袋,吐着红彤彤的小舌头,急促的喘着气,一边散热,一边打量唐让让。

它的毛发格外浓密,脑袋顶上的毛不知道为什么,稍稍有些发卷,竟然还跟她有点像。

小狗的四肢又圆又短,踩在地上,留下一个个浅浅的小脚印。

“这是什么品种呀?”

唐让让蹲下身,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小狗脑袋上的卷毛。

小狗也不怕生人,一被抚摸便心甘情愿的低下头,把身子贴在地板上。

祁衍穿着拖鞋,靠在墙边,手里托着一杯咖啡,慢条斯理的抿了一口。

“萨摩耶和哈士奇的混种。”

唐让让愣了愣,捧起小狗的脸,这才发现,它的眼睛上方有点点灰色的绒毛。

怪不得这狗什么品种都不太像呢。

“这是你买的狗?”

唐让让把小狗抱在怀里,转身带上了门。

祁衍摇头,坦然道:“如果我买,一定会选个智商高血统纯正的。”

怀里的小家伙大概知道祁衍没说什么好话,便立刻不满的呼噜几声,在唐让让掌心蹬了蹬腿。

唐让让的手心被它挠的痒痒的。

“小东西好可爱啊,混血也挺好,看着漂亮。”

唐让让从小就喜欢小动物,但她家里毕竟有姐妹两个,室内空间也有限,根本没办法再照顾一个宠物。

更何况唐雅芝工作辛苦,也没时间再付出一份精力。

后来唐让让长大了,唐汀汀也事业有成了,唐雅芝还是嫌宠物掉毛多,不同意她养。

这件事就这么搁浅了,她也没对谁提过。

不能养还不能云撸吗。

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不就是给人便利云吸别人家小宝贝嘛。

祁衍意味深长看着她,勾唇一笑:“是,混血看着漂亮。”

唐让让抬眸,对上祁衍的目光,这才确定他的确说的是自己。

于是她顺杆就爬:“不仅漂亮哦,混血还聪明。”

祁衍站直身子,把咖啡杯放在一边的桌上,轻笑:“行,你说得对。”

“那你还没说到底是从哪儿弄来的?”

祁衍探手,戳了戳小狗柔软的温暖的皮毛。

“阿姨收拾别墅,它自己跑到我家里来赖着不肯走。最开始很可怜,前爪有些骨折,走路一瘸一拐,浑身还脏兮兮的,我让人把它送去宠物医院,今天才刚出院。”

祁衍难得一口气说这么长的话。

唐让让听闻,眼神柔软起来,怜悯的垂着眸,轻轻抓挠着小狗纤细脆弱的脖颈。

“这么惨啊,它应该是被原来的主人抛弃了吧。”

不怕生人,还知道往人家里闯,一定是被养过的。

“或许吧。”

唐让让知道,祁衍没有太多细腻的同情心,他大多数时候,感情是很淡薄的。

“怎么突然想收养它了?”

“对突然闯进我家里的可爱的东西,我一向没什么抵抗力。”祁衍冷不丁的补充道。

唐让让弯眸,咯咯笑道:“你是在说我呢?”

当年要不是她贸然闯进了祁衍的书房,大概就没有后面的这些事了。

不过她那时候胆子可真大,脑袋里也没什么规矩,哪怕祁衍一脸冷意,她也傻兮兮的缠着他玩。

祁衍这个人,有些时候比小公主还要矜持傲娇。

哪怕再喜欢,再感兴趣,他也会先拒绝个七八遍,等人缠着他九十遍,这才看似勉为其难的纡尊降贵,纵情一试。

大部分人,并没有缠着他七八遍的耐心,但唐让让有,且精力旺盛不知疲倦,像个热情燃烧的小炮仗一样,把祁衍的生活搅的天翻地覆。

不过,要不是她横冲直撞的,一点都不会察言观色,也不至于最后被孟溪则委婉赶走。

“恩,是说你。”

祁衍眼神一沉。

他突然伸手,把小狗从唐让让怀里捞出去,放在柔软的地毯上,然后紧紧的揽住唐让让的腰。

唐让让贴着祁衍的胸膛,紧绷的身子逐渐柔软下来。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用膝盖撞了撞祁衍的小腿:“我们就在门口站着吗?”

祁衍用手指拨开她遮挡在眼前的细碎长发,轻声喃道:“你要是像这只小狗就好了,既然闯进我家里来,就活该被我抓住,牢牢困在家里,不许乱跑,不许跟在别的什么人身后。”

唐让让哼唧一声:“那就叫它祁困困好了,特别符合祁先生的占有欲。”

祁衍放松了些力道,问:“怎么不叫唐困困。”

唐让让抬起眼睛,漆黑的眼珠湿润晶莹。

她卷曲的睫毛根根分明,像片小羽毛似的,点缀着细嫩泛红的眼角。

“因为唐让让真的想跑,祁衍还是不舍得把她困住的。”

她声音又嗔又软,像是撒娇又像是撩拨。

祁衍淡笑:“好,就叫祁困困。”祁衍将永远被困在唐让让身边。

趴在地毯上的祁困困格外不满自己就这么失去了关注,它一边哀怨的转圈追着自己的尾巴,一边清亮又充满活力的嗷嗷乱叫着。

企图用这种方式吸引两个主人的注意。

可惜努力了半天,似乎毫无用处。

祁困困趴在地板上,短小的四肢舒展开来,黑溜溜的眼睛哀怨的望着两个主人。

祁衍和唐让让从玄关一路亲到客厅的沙发上,越亲衣衫越乱,越亲呼吸越急促。

祁困困不得不屁颠屁颠的跟到沙发边,蹲下身,疑惑的看着那个一直穿着得体,不苟言笑的人,随意将衬衫团了团,扔在了地上。

而那个白嫩的像块奶豆腐的人,此刻红的仿佛蒸锅里的螃蟹。

祁困困晃了晃尾巴,觉得面前的画面有些无聊。

它扭过脖子,眼睛望向更为斑斓的夜色,舒适的用后腿蹭了蹭耳朵。

沙发嘎吱嘎吱响,祁困困随着响动的节奏晃悠着身子,爪子一下下拍着地毯。

它年纪尚轻,纯情懵懂,还不知道不久的将来,一场手术后,这件事会成为它一生的遗憾。

作者有话要说:啊,东京天亮了。

最近在国外,更新时间可能不准,但保证大家早晨起来可以看到,抱歉~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柠檬有点酸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hjbg13瓶;吃可爱丸长大的小仙女、酸酸的味道5瓶;一个瘦子2瓶;沈夫人爱喝橘子汽水、?、苡歌小天使、慧子呀.、zyl、屁精小□□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洪荒:刚成金仙,收徒女娲 人在海贼领域展开 从火影战国开始 回忌 斗罗之天赐魂环 四合院之开局截胡娄晓娥 斗罗:开局举报唐三拥有双武魂 从火影开始诸天交易 海贼里的超次元海贼团 斗罗:污蔑我邪魂师,灭了玉小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