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嚣张(1 / 1)

唐汀汀看起来完全恢复了正常,一点都没有之前顾野描述的那么可怕。

可唐让让依旧很担忧,她姐一向习惯把情绪隐藏起来,永远表现出强势的一面。

回到车上,祁衍主动坐到了副驾驶。

唐汀汀淡笑着道:“好久不见,祁衍。”

祁衍顿了片刻,意味深长道:“我们见过吗?”

唐汀汀云淡风轻道:“当然,你怂恿我妹早恋的时候,我破解了她q-q空间的密码。”

唐让让一怔,喃喃道:“那......那么早啊。”

祁衍竟然有点感兴趣:“q-q空间?都写什么了?”

唐让让赶紧道:“中二时期的东西我都已经删了!”

唐汀汀没说话,她知道,唐让让其实没有删,和祁衍分手之后也没删,只不过放在那里,永远的封存了。

祁衍悻悻道:“可惜。”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信了没有。

唐汀汀报了个位置,然后就开始对着手机处理被耽误的事情。

唐让让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顾野一声,她姐没事了。

但想着既然唐汀汀已经开始处理工作了,顾野大概也能知道。

期间唐汀汀忿忿的挂断了几个电话,不用猜,唐让让就知道是谁的。

一路上挂断了十个以后,顾野就再也没打来过。

把唐汀汀送到了公司大门口,唐汀汀裹了裹外衣,拿着手机下车,关门之前对祁衍道:“谢了,对我妹好点。”

然后也不等祁衍回话,就踩着高跟鞋昂首挺胸的往办公楼里走。

她跑出来的匆忙,连手提包都没带,手里就捏着一只手机。

唐让让趴在车窗里,默默的看着唐汀汀的背影。

她想等唐汀汀安然进去了,再离开。

可唐汀汀还没走几步,突然停住了脚步。

黑暗的角落里,站着个人,他只穿了件毛衣,在寒风烈烈中显得过于单薄了。

他紧紧盯着唐汀汀,默不作声。

唐汀汀也看着他,眼神一瞬间变得冷冽了起来,半点没有对待唐让让的温柔。

顾野抿了抿唇:“这么长时间,你去哪儿了?”

唐汀汀藏在袖子里的手指还在颤抖。

哪怕做了心理调节,但骤然看见顾野,想到他中午做的事,她还是会不适,会难受,会忍不住落荒而逃。

但她必须忍住,唐让让还在身后看着,她不能让唐让让担心。

唐汀汀深吸一口气,冷风抽进呼吸道里,快要把气管给冻上了。

她移开眼睛,轻描淡写道:“关你什么事。”

“中午我...不是故意的,不,算是故意的,总之...抱歉。”

顾野斟酌了数个小时,还是没想出什么又得体又能缓解尴尬的说辞,最后还是这么硬邦邦的说了出来。

说罢,他忐忑的看了唐汀汀一眼。

唐汀汀嗤笑一声:“哦。”

顾野皱了皱眉。

“哦是什么意思?”

唐汀汀暗自咬了咬牙,睫毛一抖,说出来的话依旧充满刀子。

“就像你说的,我已经被陆敬宏亲过很多次了,不算什么。”

“我那是......”一时冲动,胡言乱语。

顾野脸色变得有些发白。

唐汀汀把手插进大衣兜里,感受到了片刻的温暖,她的目光略过夜光点点,最终轻蔑道:“我拿着这么高的工资,受点老板儿子的职场骚扰,也不算什么,除了有点恶心。”

她说罢,头也不回的迈进了公司大门。

顾野一瞬间面沉似水,冻得僵硬的手指紧紧攥了起来,手背的皮肤被强力撕扯,显出细白的纹路,隐隐有些破裂,又疼又痒。

他替她担心了这么长时间,能找的关系差不多都找了,还一个人像冰棍儿似的杵在外面良久,换来的就是她不断挂电话,蔑视他的解释,然后一句恶心盖棺定论。

唐汀汀离得远,听不清她姐和顾野都说了什么。

但总归不是什么好话。

她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祁衍道:“走吧,毕竟是你姐自己的事。”

唐让让叹气。

是啊,不管是心理障碍还是顾野的感情,都是唐汀汀自己的事。

没人能帮她解决。

这次是这么多年以来,唐汀汀第一次和男人有亲密接触。

趁着她睡着偷吻?

恐怕以前的陆敬宏都不敢。

唐汀汀那么骄傲的人,根本不允许自己克制不了身体的本能。

哪怕之前她因为感情空白,已经忘了心理障碍带给她的难堪,但现在恐怕又想起来了。

五岁,十岁,十五岁,二十岁,她都没办法克服童年阴影带给她的痛苦。

但如今她已经二十七岁了,心智上,身体上都已经成熟,要是真较上劲,还指不定怎么折腾自己呢。

回到家,唐让让跟祁衍点了些外卖回来,随便吃了一口。

吃完饭,唐让让盘腿坐在沙发上发呆。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面试,陈浩哲,还有她姐姐,顾野。

祁衍拿起手机,下载了一个q-q,注册了账号。

他以前顶多有一个微信,还是因为以前的合作伙伴上了年纪,用不惯邮箱,非要用微信交流。

那之后,他连微信都没怎么打开过。

这次他也不准备多用,把想看的东西看完,就可以删了。

下好了账号,里面空白一片,等级也是最低。

祁衍不知道唐让让的账号,于是干脆拿过唐让让的手机,他迟疑了一下。

唐让让还坐在沙发上发呆,半点也没发觉祁衍的动作。

祁衍有些悻悻,早知道就直接用她手机看了,何至于还自己下载一个。

大概是唐汀汀说破解唐让让密码的事情,刺激了祁衍的胜负欲。

他潜意识里想跟唐汀汀比一比,到底谁对唐让让更了解。

唐让让的锁屏密码没瞒着祁衍,所以他顺利的打开了她的手机。

打开之后,他又觉得有些不好,便出口提醒道:“我看下你手机。”

唐让让心不在焉,点了点头:“看吧看吧。”

她手机里没什么值得隐瞒的东西,不然也不会告诉祁衍密码。

祁困困从自己的窝里跑过来,脖子上的小铃铛叮铃铃的响。

它跑到唐让让身边,一用力窜上了沙发,然后绕着她的小腿蹭了蹭,毛茸茸的身子刷着她的皮肤,痒的唐让让一缩。

祁衍满意的一勾唇,心安理得的点开了唐让让q-q。

最新的一条说说是在四年前,果然她也很久没用了。

和所有懵懂的女孩子一样,唐让让那段时间发了无数个状态,大多数是文绉绉的一段心灵鸡汤,配着一张暧昧不清的背影。

背影当然是祁衍的,但祁衍并不知道唐让让什么时候留下的。

他明明很机敏,但和唐让让在一起的时候,好像迟钝的厉害。

当然也不都是情感软文,唐让让性格跳脱开朗,咬文嚼字几条就要本性恢复一下。

“哈!哈!哈!今天是化学考了前三的美少女!某人给我买了哈根达斯~”

附图,一个举着哈根达斯的白嫩嫩的小圆手。

“人生有好多第一次,从没想过,我的第一次kiss是今天......”

配图是两个亲在一起的金鱼玩偶,还特意用美图p了一下。

“秋天了,今天很冷,但你的怀抱有点暖。”

“啊~快乐的小乌龟,阿衍和乌龟的合照。”

“终于考完啦,亲爱的电脑我来了!”

......

唐让让有点话痨,所有的说说她都没删除过,差不多能有上千条。

祁衍一遍遍翻着,好像看遍了唐让让的整个青春。

最后一条状态,上写“听说你走了,你那里也在下雪吗?”

这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发过。

算算时间,是他们分手的那段时间。

祁衍出国了。

他默默的退出唐让让的空间,用手指轻轻擦了擦手机屏幕。

四年了,时间过的真快。

他一边庆幸,自己没有缺席唐让让的童年和少年,一边又遗憾,和她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

他还是错失了很多。

唐让让此刻已经专心致志的撸狗了。

祁困困年纪小,奶奶团团的模样,过分可爱了。

它精力旺盛,又喜欢跟着唐让让,一人一狗在沙发上玩的不亦乐乎,把抱枕和坐垫弄的乱七八糟。

唐让让一边笑眯眯的揉着祁困困的脖子,一边还要应付它扑棱扑棱的爪子。

祁衍刚准备凑过去跟她一起坐,手机上突然传来一条微信提醒。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

“提前恭喜啊,面试成功。”

祁衍扫了一眼上面的名字。

张熙媛。

他有点印象,似乎也上过他的课,后来还质疑过他的给分标准。

既然是恭喜,祁衍就顺便帮唐让让回复了。

“谢谢。”

他刚准备放下手机,谁料对面很快又发来一条。

“呵呵!看来真的被录取了,你很得意啊,背靠大树走后门都这么不遮掩了吗?”

祁衍一眯眼,立刻反应过来,这人跟唐让让的关系大概不怎么好。

他脸色冷了几分,手指动了动。

“靠自己老公有什么可遮掩的。”

张熙媛震惊了。

她举着手机,反反复复的看着这句话,仿佛想从这几个简单的汉字里研究出什么宇宙奥秘。

“你居然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年纪这么小,就开始勾搭老师傍大款,你不觉得羞耻吗!”

她手指哆嗦着发完这条消息,还是觉得不解气。

唐让让怎么能这么堂而皇之呢?

靠托关系进了祁衍的公司,难道不应该夹着尾巴做人吗?

她竟然还敢回复,竟然还敢承认。

张熙媛怒火攻心,冲出宿舍门,一溜烟跑进了唐让让的宿舍。

她一掌把门推开,吓了坐在门边的陶可一跳。

陶可烦躁道:“你有病啊!”

沈莫颜和杨齐琦也皱着眉,一脸不善的看着她。

杨齐琦今天刚跟她吵完架,现在气还没消呢。

“你没完没了了是不是!”

张熙媛嘴角带着冷笑,指了指自己的手机:“我让你自扇巴掌,来看看,唐让让自己承认了!”

沈莫颜杨齐琦诧异了一下,都凑了上来,盯着张熙媛的手机看。

就连陶可也禁不住好奇心,拉开椅子伸着脖子。

沈莫颜看罢,凝眉抿唇,沉默不语。

杨齐琦横眉立目:“搞笑的吧,唐让让怎么回事?”

陶可也附和:“对啊,让让肯定故意气你的,谁让你喜欢祁老师。”

沈莫颜扫了一眼陶可和杨齐琦,喃喃道:“是吗,可让让一直在准备祁老师公司的面试,看起来很有信心。”

陶可反驳:“准备还不许了?谁不想去祁老师公司啊,让让只不过更有勇气。”

张熙媛嗤笑:“你们几个傻兮兮的,人家都找好门路飞升了,你们还在维护她呢。她去祁衍公司的时候,想过你们吗?”

沈莫颜和杨齐琦都不说话了。

只有陶可气愤的推了张熙媛一把:“我告诉你,别当着我的面说让让坏话!不就是祁老师吗,没来学校之前让让就跟我们说了!”

沈莫颜和杨齐琦反问她:“唐让让什么时候说了,说什么了?”

陶可心里也不信,但话递到这儿了,只能硬着头皮道:“她说祁老师是为了她来的,你们俩不是也在!”

沈莫颜神色有些慌乱,垂下了眸。

杨齐琦抖了抖唇,磕磕绊绊道:“怎...怎么可能,我怎么不记得!”

沈莫颜低声道:“她的确说了。”

张熙媛愣了愣,随即道:“哈,我真是奇怪了,你们都知道,你还好意思跟我吵?”

她刚准备跟杨齐琦好好理论一番,唐让让的消息又来了。

祁衍揉了揉眉心,半晌才把怒火压下去。

要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口不择言,或许他真的会计较一番。

但......张熙媛毕竟还做过他的学生,老师和学生计较,多少有些不合适了。

但祁衍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人,让他吃哑巴亏,有些太难受了。

他又瞥了一眼玩狗的唐让让,不耐烦的回道:“注意言辞。”

这算是他给的最后警告。

如果对方再侮辱讽刺唐让让,他也不会手软。

张熙媛把手机给宿舍里的每个人看了一圈,然后忿忿的回道:“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注意言辞啊!你看看你刚才的话,你有注意言辞吗?祁老师还没结婚呢,你就上赶着叫人家老公了!”

祁衍眉间一皱,眼尾轻挑,干脆按了语音,声音冰冷低沉道:“我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到了自然会结,不劳操心。”

唐让让迷迷糊糊的转过脸来,,把祁困困放到一边,扭头问祁衍:“你跟谁说话呢?”

她目光下移,看见了祁衍手上自己的手机。

唐让让:“......”

她心里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

宿舍里的张熙媛见唐让让发语音来了,以为她终于气急败坏的要跟自己对骂。

张熙媛勾唇,得意的晃了晃手机:“你们听听她是怎么嚣张呢!”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睡过去了,时差还没倒过来,今天一定会把字数都补上的!

我再更六千!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姓无16瓶;五月5瓶;明媚2瓶;苡歌小天使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四合院之开局截胡娄晓娥 人在海贼领域展开 斗罗:污蔑我邪魂师,灭了玉小刚 从火影开始诸天交易 海贼里的超次元海贼团 斗罗:开局举报唐三拥有双武魂 回忌 从火影战国开始 洪荒:刚成金仙,收徒女娲 斗罗之天赐魂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