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偷偷的(1 / 1)

唐汀汀说完,抓过桌子上唐雅芝的水杯,喝了一口水,又把水杯递给唐雅芝。

唐雅芝失神的接过玻璃杯,只是在手里抓着,一口都没喝。

唐让让怔忪道:“你说他打黑拳,十七岁,还签生死状?”

唐汀汀垂了垂眸:“顶级的俱乐部,我也没去过,但给我消息的人说,每次打的都是擂台赛,一晚上能坚持到最后不趴下,才能拿十万块钱,一般都是受过特训且走投无路的人才愿意做这个,而且,听说没人能坚持做半年,很快身体就不行了。”

唐让让的眼泪扑簌簌的落了下来。

那时候,她还在学校里享受着普通的校园生活,每天吃过唐雅芝精心准备的早饭,在理化老师的课上强忍着不打哈欠,晚自习的时候,或许还能跟前后同学说笑一会儿。

可祁衍却在地下拳场出生入死,很有可能,在她完全不知道的地方,他就彻底消失了。

她还记得自己跟祁衍分手时候的场景。

她不舍得,可还是跟他说了分开。

甚至她还觉得自己很委屈很迷茫,学习很重要,她只是要暂时放下......

唐让让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唐雅芝吓得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死死的,带着哭腔道:“你这是干什么啊!”

唐让让默不作声,眼圈通红,眼泪在眼眶里坠着,欲掉不掉。

她甚至,在他再次来找他的时候,因为自己的缺陷和纠结,企图拒绝他。

就在那所公寓里,在他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她拒绝了祁衍的复合要求。

她还记得祁衍手骨砸在钢琴上的声音。

他会有多失望,多生气。

从来都是她对不起他,她从来没有为祁衍付出过什么。

唐汀汀轻轻的捧起唐让让的脸,把她的眼泪擦去,温柔道:“你别觉得愧疚让让,你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可以陪着他,不是每个人都能有你们这份感情,这是缘分,你要珍惜。”

唐让让认真的点了点头,但仍然有些无助的望着唐汀汀。

她姐姐当初都可以为了陆敬宏逼自己忍受心理障碍,不管吃多少药,不管多痛苦都甘之如饴。

可自己呢。

她就是太不成熟了,菜从来没为祁衍付出过什么。

唐雅芝喏喏道:“祁衍是个好孩子,我知道他是个好孩子,但谁不希望自己孩子的婚姻可以受到两个家庭的祝福啊,让让,他们家不认可你,妈妈心里始终过不去。”

唐让让轻声道:“没关系,我没关系的。”

唐雅芝无奈的松开唐让让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被抓红的皮肤:“都是我和你爸不好,如果我们能努力一点,唉。”

唐雅芝说不下去了。

有太多的遗憾不知道该怎么说。

如果家里可以很有钱,如果她和唐明治的文化水平可以高一点,如果他们没给唐让让一个色盲的眼睛。

但现在说这些都无济于事了。

唐让让抹了把眼睛,低声喃道:“我今晚可以不在家里睡吗,我想去找祁衍。”

她的脸上还是一片泪水,泪水的重量把卷曲的睫毛都坠了下来。

唐雅芝犹豫道:“现在是不是太晚了?”

唐汀汀轻声道:“去吧,我送你过去,正好公司里还有事情没处理完。”

唐让让看了唐雅芝一眼,唐雅芝没说话。

这说明,唐雅芝已经默许她和祁衍的关系了。

唐让让慌乱的把围巾和衣服抓起来,快速往自己身上套去,她吸了吸鼻子,眨了眨通红的眼睛,帮唐汀汀把大衣拿过来。

唐汀汀知道唐让让着急,也没让她多等,跟唐雅芝交代了两句,就出去发动车子了。

刚一出楼道口,夜晚的寒风瞬间卷了过来。

唐让让觉得脸上一紧,潮湿的眼泪被风一吹,瞬间结冻了,她觉得睫毛都粘连了起来。

地面上还有未铲碎的冰,走路只能小心翼翼的,借着手机的灯光慢慢蹭。

他们这里是老小区了,物业也不是很负责,基本上路面的冰都是户主们自己去铲。

好在帝都下雪很少,大家也就从来没深究过。

唐汀汀抬起眼睛,借着幽暗的灯光,环视了小区一圈。

她的目光落在唐家对门的窗户的,那个卧室亮着灯,没有关窗帘。

那是陈明轩的家。

她轻叹一口气:“是时候换个房子了。”

唐让让咳嗽了两声,用围巾把脸裹住,瓮声瓮气的说:“爸妈不愿意换吧,他们在这里住久了,都习惯了。”

唐汀汀收回目光,平静道:“咱们家小区设施太老旧了,周围环境也不好,自从一楼开始做肉夹馍后,就总是闹蟑螂,一下雨楼道口就积水,一下雪就冻冰,绿化也没有,安全性也差,而且房子太小,离我公司也远。等你结婚吧,等你结婚,我就买个大房子,带爸妈搬过去住。”

唐让让喉咙一动,咽了口口水:“他们舍不得这里的,再说你也不会总和爸妈住在一起啊。”

唐汀汀不禁笑道:“我当然会一直和爸妈住在一起。”

唐让让蹙了蹙眉:“姐......”

唐汀汀垂了垂眸:“挺好的,我也踏实,还能照顾他们。”

她已经不对爱情有什么期待了,所以才觉得妹妹的感情弥足珍贵,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被任何外在因素影响。

她希望这个家所有的人,都可以无忧无虑,享受生活。

至于她。

她没想过自己。

冬天车子启动慢,往往要发动一会儿,才能把温度升起来。

唐汀汀坐在驾驶位,嘱咐道:“一会儿找到祁衍,别和他说这些事,他肯定不想让你知道的。你还小,不需要背负太沉重的负担,其实祁衍也还小,你们不用急,未来有的是时间。”

发动机轻轻震动,空调一开,车子里的温度逐渐升了上来。

借着隐约的亮光,唐让让歪过头来,看着唐汀汀的侧脸。

唐汀汀有着极其顺滑的长发,温柔的披散在肩膀。

她的侧脸很精致,很柔美,哪怕在黑夜里,也能依稀看出她白嫩细腻的皮肤。

她的眼睛很亮,迎着车灯的光,眼尾轻轻折起,纤长浓密的睫毛缓缓扑扇。

这样漂亮的唐汀汀,值得最优秀的人追求,值得最美好的爱情。

她不该受这么多的苦,不该这么坚强。

唐让让冷不丁道:“姐,要是我能替你开就好了。”

唐汀汀轻轻勾唇,扶着方向盘,轻踩油门:“想什么呢,你就开开碰碰车吧。”

唐让让朝着唐汀汀傻傻的笑。

要是有些苦,她能替姐姐受就好了。

如果有平行时空,希望那个时空的唐让让,可以抢先一步孕育出来,做唐汀汀的姐姐。

开出小区上了大路,基本上就没什么冰了,唐汀汀的车速也变得快了。

帝都永远是灯红酒绿,哪怕大晚上了,路上的车也一点不少。

赶往国贸的路上,唐汀汀的手机一直在震。

唐让让帮她从包里翻了出来,娴熟的按亮屏幕:“炫彩时尚广告,叮咚访谈,制作人何向东和......顾野的消息。”

唐汀汀听着,点了点头。

唐让让问道:“要回吗?”

唐汀汀拐上高速路,摇头道:“不用,等我到了公司再说。”

前几个都是工作,顾野...她不确定是不是工作,但他肯定没什么急事。

唐让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把唐汀汀的手机揣进了包里。

车子停在祁衍公司楼下,唐让让裹紧围巾,开门下车。

唐汀汀嘱咐道:“晚上早点休息,别东想西想,周末回家来,也跟爸妈待两天。”

唐让让点头,顶着大风道:“知道了,姐你也早点休息。”

关上车门,唐汀汀一直看着她走进大楼,才把车开走。

唐让让小跑进写字楼,拿出员工卡,刷进电梯间,直奔十八层。

她知道祁衍肯定还在工作,只要她不在,他一定不会准时睡觉的。

她看着电梯间的数字一点点向上跳动,心里又复杂又焦急。

实在是太想见到他了,只有见到他,她才能稍稍安心。

唐让让跑出电梯门,按了指纹进了公司。

公司还亮着灯,又些同事还在加班。

风控组的见了她,顿时一愣,可还来不及说话,就见唐让让目的明确的朝里面跑去。

同事瞄了一眼唐让让干净的工位,有点纳闷。

“她这么晚回公司是取什么东西啊?”

“不知道,就算有东西也不在里面吧。”

“里面好像是几个主管的办公室,哦,祁总也还在呢。”

孙倩伸着脖子瞄了一眼,听到了几下敲门声,再然后,是开门关门的声音。

她没看到,但听这声音,**不离十是祁总的办公室。

孙倩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转回头呆呆道:“你说...是不是因为今天唐让让得罪乔夏斐了,所以乔夏斐回去告状,人力把唐让让给开了?”

“不能吧,祁总不是还表扬她来着吗,总不会几个小时就变卦了。”

孙倩皱眉:“那你说她大晚上跑过来干嘛,肯定是要说法来了啊。”

好像的确没有别的解释了。

同事被她说的也认同了:“那这乔夏斐的关系很硬啊,竟然连祁总都没办法。”

孙倩叹道:“是啊,可惜唐让让,刚入社会就碰上这种事,现在来找祁总能有什么用,祁总最讨厌麻烦烦了。”

“说不定,她现在就在祁总面前哭诉呢。”

唐让让一进祁衍的办公室,就像个小炮仗一样,扑到他身上紧紧的抱住了他。

祁衍又惊又喜,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揉着她冰凉的头发,柔声道:“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在家住吗?”

唐让让吸了吸鼻子,双臂箍着祁衍的后背,蹭到了他腿上坐着,呢喃道:“公主殿下温柔可人,本王实在想念,打算回来侍寝。”

祁衍听她声音有异,想要扳过她的脸仔细看看。

但唐让让固执的把头埋到他颈间,就是不让他看。

祁衍无奈且纵容的笑道:“是谁说在办公室要装不认识的?”

唐让让贪婪的呼吸着祁衍身上干燥清爽的味道,嘟囔道:“现在人少,偷偷的。”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nyx、明媚、lirlir2瓶;小缺、苡歌小天使、十一月°末?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斗罗:污蔑我邪魂师,灭了玉小刚 洪荒:刚成金仙,收徒女娲 四合院之开局截胡娄晓娥 回忌 斗罗:开局举报唐三拥有双武魂 从火影开始诸天交易 海贼里的超次元海贼团 斗罗之天赐魂环 从火影战国开始 人在海贼领域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