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毛茸茸的物体(1 / 1)

“你也太不把我们恶魔一族放在眼里了!”,塞缪尔用一根满是骷髅雕纹的长棍挡下了乌索普的炼狱龙吟冷冷的说道。

“啰嗦,我说你们废话可真多。”,乌索普翻了一下手腕,手中的剑便划过塞缪尔的长棍,火光闪烁,“你喜欢替那混蛋出头对吧,那我就把你们都给打爆。”

瞬间两人化作两道闪光不断冲击在一起。

“呼!”

乌索普的情况怎么样了,地面上安德烈索尔他们也来到了露易丝的身旁,因为右侧战区离左侧实在是远,所以安德烈索尔他们不知道乌索普现在的情况。

“哥哥他在不断的龙化,不过这次好像并没有完全丧失自我意识。”,露易丝一脸忧虑。

安德烈索尔听了后沉吟了片刻,“那就是说他随时有可能像上次一样,这可不太妙啊!”,他摇了摇头看向史提尔。

“呀,看着我干嘛?我也没办法,只能用强大的力量压制住他,可现在整个幻城都是恶魔,谁敢保证他们不会趁机偷袭我们。”,史提尔也露出一丝忧虑。

洛琳在一旁仔细的听着,当听到大家都束手无策的时候,她紧握着手里的霜莲冰刃,眼神却是那样的黯淡无光。

仔细想想曾在这个比自己稍小一点男孩的面前自己还有一丝大姐大的模样呢,而且自己也是从一开始看着乌索普不断成长,在看看现在乌索普那个模样自己又能干什么呢。

看着天空中正与恶魔们混战在一起的乌索普他的心里不免觉得凄凉。

说好的一起战斗,可一旦乌索普再次发狂,他们所有人都在同一个阵线,阵线的那一边就只有一个人,就是那个一心想要变强,想要为自己母亲复仇的小男孩。

洛琳还在发愣的时候,史提尔大师突然像个小孩一样冲到了精灵族的大军前手舞足蹈的大喊道:“别攻击乌索普!别攻击乌索普!”

精灵女王听见史提尔的话朝着他点了点头。

而她身后的精灵们也都将箭矢对准了恶魔们。

“谢谢你!史提尔大师。”,露易丝眼睛通红哽咽着。

“现在乌索普还有自己的意识,我们赶快把恶魔们解决掉,这样就算乌索普发狂,我们也可以压制他。”,安德烈索尔走到露易丝身旁,摸摸她的脑袋,“别担心!”

“我们冲!”

随着安德烈索尔的一声令下,众人冲向了恶魔族大军。

幻城之上的精灵女王也给了查理一个眼神,查理心领神会转身大喊:“冲散那帮混蛋吧!”,精灵族大军气势大振。

天空中正与乌索普交手的塞缪尔看着地面上的精灵族攻向了恶魔族大声喊道:“番尼你快去地面督战,这里有我挡着。”

番尼先是一愣,地面上还有昔拉呢?他不知道塞缪尔为什么这么紧张,等到他自己一看才发现昔拉已经收起武器幻化出黑色长袍缓缓的走出战场。

番尼这才“惊醒”,直接冲向地面,而“噱”成员只是后撤了一段距离,毕竟他们的目标是乌索普。

其实按实力来说,他们都不是番尼的对手,但是塞缪尔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好像与番尼有很大的过节,如果番尼一直在自己的身旁很有可能这个少年会愈发狂暴。

可他却不知道这个行为才更加激怒乌索普。

在番尼飞向地面时,乌索普瞬间爆发力量用力一振将塞缪尔给弹开来了。

他眼睛发红看着番尼渐渐远去的背影嘶吼着,“别想跑!”

乌索普一抬手,在身后旋转的暗粦巨炮立马契合在他的手上。

“轰隆”

乌索普举起右手横扫了一圈,金黄色地能量光柱就这样灼烧过去。

“啊!”

“不……”

“额!……”

那些正在混战的人没有躲过乌索普的炮轰,遭受炮击的他们全都惨叫起来。

塞缪尔看着眼前的少年也不免出了点冷汗。

乌索普炮轰完又举起了炼狱龙吟,他浑身散发着邪气,随着乌索普身上的邪气暴涨,炼狱龙吟仿佛得到淬炼般发亮,剑身幻化出巨大的气刃。

“我可是恶魔族的魔君!这里的态势归我掌控!”他再也受不了了,没想到这次侵略精灵遇到这么大的阻碍。

“唰!”

乌索普根本不理会发怒的塞缪尔,朝着番尼就是一剑劈了下去,巨大的炼狱龙吟剑刃破空袭向番尼,此时乌索普的嘴角也是微微上扬。

“死吧!”

番尼也感受到自己身后强大的能量波动,一转身气刃已经在眼前。

“噗!”

乌索普那霸道的炼狱龙吟气刃劈中了番尼的身体后直接消散了,化为无数的白色气焰,仿佛白雾初起,它瞬间笼罩了整个战场。

白雾在渐渐消散,可乌索普根本等不急,他如同炮弹般朝着番尼的方向冲去,就像一幅水墨画划过一道红晕。

白雾完全消散,全部人都看着乌索普,他停滞在空中,浑身抖动着,手里抓着一块黑色的布料,很明显那是番尼的,可乌索普看着它眼眶湿润,低声嘶哑的朝着东南方的天空嘶吼着真的就像一头低吟的“龙”!

其实现在的乌索普并不是一头丧失理智的魔龙,他还有自己的理智,在自己的攻击狠狠的砸在番尼身上时他是如此的开心,包括现在。

可能这个战场上的人基本上都看不懂这个魔龙化的年轻人到底在干什么,他们根本看不懂也不可能看懂。

那是来自人类少年对恶魔的复仇!那是复仇后的手足无措!

乌索普看的方向正是那个给自己带来温馨的小镇——路易斯小镇。曾经他在那里有一个温馨的家,有一个十分爱护自己的母亲,可是这一切在那个雨夜被改变了,恶讯不断传来,乌索普也亲眼看见自己的母亲被活活轰死,而这一切都是那个名叫番尼的恶魔所干的。

现在,乌索普终于复仇了,他呆住了。

塞缪尔看着乌索普现在的状态,挥了挥手,他的手下很快便亮出了武器袭向乌索普,他自己也是如此。

“铛!”

安德烈索尔一下子就挡住了三人,露易丝和史提尔他们也都来到了乌索普的身旁,塞缪尔也知道一下子是不可能撩倒这些阻挡在自己面前的人,便大声阴笑起来。

“你在笑些什么?”,乌索普身上的龙化现象并没有消失,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狠狠的看着塞缪尔。

“呵呵!你问我笑什么?当然是笑你太愚蠢,你还太过于年轻,太嫩了!”,塞缪尔依旧阴笑道。

乌索普并没有因为塞缪尔的话就冲向塞缪尔,相反他冷哼一声很不屑的看着塞缪尔。

“你以为现在你说这些话有什么特殊的作用吗?我只会觉得你是为同伴的死而感到伤心,哦,不,你们恶魔根本不在乎什么同伴对吧,怎么可能会伤心呢。不过你大可以放心如果你想要见他我一定会让你如愿的,而且是马上!”

乌索普翻转了一下手腕,灵活的玩起自己的炼狱龙吟起来了。

“小子,你这么开心大概是觉得自己已经将番尼给干掉了吧!”,塞缪尔顿了顿,“你就是太年轻了,看看你手中的衣角,那只是他的衣服而已你怎么就这么容易相信他死了呢!”,塞缪尔紧接着摆出一副同情乌索普的模样,“哎!真的可惜了,刚刚你确实差一点点将番尼给击杀了,可那也是差一点点。番尼他躲过了致命伤害,活了下来,原本你要是继续追击一定能抓到他,可是现在在这里耗了这么久,啧啧啧……”

乌索普听见塞缪尔眼睛在一起红了起来,“你说什么?我明明用能量气息搜索过来,番尼的气息一点都没了!”

“你不知道吗?他有一门独特的魔法能够完完全全掩盖自己的气息哦!”,塞缪尔往后一侧,“而且恶魔的恢复能力可比你们人族强多了,那些伤他很快就能恢复。”

塞缪尔眯着眼,他早就知道番尼没有死,不然他也不可能这么淡定,毕竟他们之间还是有一定兄弟之情的。

他故意要激乌索普,就是想乌索普受到自己的刺激发狂,这样场面就会再次混乱起来,而他塞缪尔也就有机会把乌索普给抓走。

乌索普听完塞缪尔的话,快速的展开自己的能量,在空气中散开感受着番尼的气息,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轻而易举。

不得不说乌索普真的成长了很多,在这种情况下他都能稳得住,而没有急躁也没有失去理智。安德烈索尔看着紧闭双眼的乌索普,心中不免感到一丝欣慰。

可还没让安德烈索尔欣慰多久,乌索普突然冲向天空,凝视着远方。

“番尼!你以为这样就能逃走吗?”,乌索普一振翅膀刚想朝他所看的地方冲去,却被塞缪尔挡住。很显然,乌索普之前闭眼感受周围的一切时确确实实还感受到了番尼的一丝微弱气息,所以他现在心中的怒火再次燃烧了起来。

“你们一个个都要阻挡我,为什么?为什么?”,乌索普低着头,随后又缓缓的抬起头,“你们都得死!”

乌索普面色狰狞,语气也变了,安德烈索尔一看连忙大喊:“快离开乌索普!他发狂了!”

所有人都闪了开来,露易丝也被安德烈索尔一把抱起撤了开来。

“来吧!来吧!”,塞缪尔没见过乌索普发狂的模样,还想着自己的计划,眼睛发亮的看着乌索普,他做好了准备与乌索普一战。

乌索普振动龙翼,他再次高高抛起炼狱龙吟,银龙再次出现,它仍然盘旋在乌索普的身上,但是暗粦巨炮却一分为二,分成了两柄圣灵枪落入乌索普的掌心。

“挡我的人都得死!”

乌索普红着眼冲着塞缪尔咆哮起来。

银龙也感受到了乌索普怒火咆哮起来,它在乌索普的头顶旋转了两圈。乌索普一个腾跃如同一名神之圣骑士般“降临”。

“冲吧!将那些污秽之物都给我冲散!”,乌索普一个燕落便踏在了炼狱龙吟所化的银龙头上,他旋转了两下手里的圣灵枪就这样冲向了塞缪尔,这招与之前对抗昔拉的招数几乎一样。

昔拉刚刚走到幽幻森林的边缘,看着天空散出强烈的白光便回头望了一眼,发现是乌索普,而且乌索普又使用了那招。

“怎么可能?”

昔拉有点惊讶,他知道使用这一招所需要的能量有多巨大,而乌索普这一次的攻击比上一次还要强悍。

昔拉停下了脚步,看着空中的乌索普若有所思,“难道刚刚那小子没有用全力,还是说他的力量又提升了。”,昔拉想着想着突然笑了起来,“有趣,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塞缪尔你要欺骗我,那好我就来坏你的好事!”,就这样原本要离开的昔拉又向战场赶去,不过不知道他会帮谁呢?

而在幽幻森林的边缘地带,一个女战士正在那检查洛亚魔熊的尸体。

她穿着一身暗紫色的紧身轻甲,勾勒出她那完美的曲线,很是诱人,没错她就是没有给乌索普确切答案的女骑士——魅叶玲。

“谁这么厉害?能把一头高级魔兽打成这个样子。”,她抬起头看着天空,突然看到了天空中的闪光,她连忙跃起,轻踏一下紧接着一个翻腾后稳稳的站在了附近最高的树木的枝头宛如紫色凤凰临世。

“上古魔龙!”

……

难道那只魔熊是乌索普和那三个蠢蛋一起干掉的?还是那头魔龙?

魅叶玲瞪大眼睛仔细一看,“天啊那真的是乌索普吗?他怎么成了这副模样。”,魅叶玲满是惊讶,不过她很快回过神来,朝着乌索普快速闪去,可见她的素质极高,见过真正的大场面。

而在幽幻森林的东北角一个灌木丛中躺着一个伤痕累累的男子,紫色的长袍破烂不堪,番尼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虽然身负重伤可他仍在缓慢向前走,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抬头望了一眼天空,“还好有这紫袍给我抵挡了一下,延缓了气刃的侵袭,不然真给那小子劈死了。”

“呸!”

番尼吐了一口黑血恶狠狠的看着远处天空中的乌索普,“你给我等着,臭小子,这笔账我一定会讨回来。”

战场之上,乌索普就这样冲向塞缪尔。

塞缪尔口中轻念起一些咒语,他的身上不断的在发光,很快一道道巨厚无比的土墙凭空出现在他的身前帮他抵挡乌索普的攻击。

“可笑,这就想要挡住我的冲击吗?你会不会是在白日做梦。”,乌索普半蹲了下来,“给我冲散它们。”

“吼!”

乌索普脚下的银龙撕裂着空气撞向塞缪尔用魔法造出来的超厚土盾。

“轰轰轰”

可它们看起来很厚,不过在乌索普的面前就是数张薄薄地白纸,一触就破。

就在乌索普踏着银龙即将冲破最后一道土盾时,塞缪尔快速的闪动起来,在乌索普身前有着数百个塞缪尔的身影。看来刚刚塞缪尔给自己施加了许多的增益魔法。

一时间乌索普也无法在一瞬间击中塞缪尔。可是这对于乌索普根本就是花里胡哨的杂技一点用处都没有。

“你们恶魔真的就像一只只过街老鼠,就知道东蹿西跳的。”,乌索普用力一蹬在空中翻腾了两周,在旋转的时候他转动着手里的圣灵枪,咚咚咚,在一眨眼的功夫他就朝着塞缪尔的射了数百颗能量弹,射完刚刚好稳稳落在银龙头顶,仿佛一名体操人员完成了一套完整的动作,最后乌索普还打了个响指。

随着响指声的响起,塞缪尔的影子们都被乌索普一一击中化为一道道黑色的烟雾。

乌索普继续自己的攻势,他轻踏一下离开了龙背,自己的龙翼一振悬停在空中。

“杂技始终是杂技,喜欢挡我是吧!那我就让你死!”,乌索普说着右手一挥,银龙再次咆哮起来,不过它却掉头冲向乌索普。

“哥哥!”,露易丝在远处看着银龙冲向乌索普还以为出大事了,疯狂挣扎想要挣脱安德烈索尔的束缚去帮乌索普。

可接下来的一幕又让露易丝稍微安心了点,银龙在飞到乌索普身前的时候忽然就变成了炼狱龙吟,它震动着剑身仿佛听懂了乌索普的呼唤,旋转一圈它剑柄对着乌索普。

“破!”

乌索普握着炼狱龙吟龙翼一振如同闪电般冲向击散塞缪尔制造出来的幻影的烟幕,势如破竹。

“铛铛铛”

刀光剑影,一阵一阵清脆的武器撞击声,渐渐地烟幕散去,所有人才能看清楚乌索普和塞缪尔的战斗。

两人身上都是伤痕,可是他们都没有停下自己的攻势。

在一声碰撞声后乌索普暂时往后撤了一个身位。

乌索普开始吟颂起一段龙文咒语。

“空中的水啊!吾以上古魔龙的名义宣言,活跃起来吧!我将赋予你们无尽的荣誉!”

话音刚落,乌索普周围的空气突然波动起来,仿佛现在乌索普并不是置身于天空中而是在水中。渐渐地那种波动越来越快,最后竟然汇聚成一股淡蓝色地水流,它就像是一件有着灵气的水甲围绕在乌索普的身旁。

乌索普冲着塞缪尔戏谑一笑,“现在你要如何应对吾!”

“吾?”,塞缪尔也是冷笑一声,“还真以为自己是上古魔龙吗?连自己的意识都快没有了还在这嚣张。”

“这是我的事情,只要能杀掉你们这些丑陋的恶魔,我什么都不在乎!”,乌索普再次冲向了塞缪尔,“只要杀了你他番尼也得死!”

在乌索普发起攻击的时候,水甲就漂浮在他的脚下,这样乌索普的速度快了数倍。

乌索普在空中奔跑了起来,他一跃顺势一劈,塞缪尔也握着长棍劈了过来。

顺劈被挡下,乌索普又是一套连击,斜着一刺,紧接着一个旋转剑舞最后一个上挑,完完全全的压制住了塞缪尔。

虽然乌索普压着塞缪尔可是乌索普并没有对塞缪尔造成致命一击。

在两人缠斗之时,乌索普胸前那个破兜居然散发出淡淡的白光,它与乌索普黑色的鳞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乌索普也被着突然的亮光给惊到了,一个不留神塞缪尔的长棍就劈了过来,乌索普直接用手臂硬抗,现在的他身体的硬度丝毫不逊于钢铁。

“镫”

乌索普反手甩腿一踢后直接与塞缪尔拉开距离,看了看自己的破兜。

“安德烈索尔叔叔哥哥这是在干嘛呢?”,露易丝一看乌索普居然翻起自己的衣兜,恶魔可不会等敌人准备好在开打的呀!

安德烈索尔也是不解,只能摇摇头。

可幻城之上的艾斯德斯却微微扬起了嘴角,“看来我的小栗子球要登场啦!好戏开始喽!”,他一副很是悠哉的样子。

乌索普一摸好像没摸到什么就直接把破兜给扯了下来。

塞缪尔也看不透乌索普到底在干什么,还以为他要拿出什么秘密武器呢,也不敢轻易上前偷袭乌索普,反而还架着长棍摆出一副防御姿态。

这一幕看得幻城之上的艾斯德斯不禁大笑起来,他捧腹大笑道:“塞缪尔这傻子怎么这么蠢,乌索普根本就是在查看自己的口袋,看把他给吓的,我的天啊!这个世界上还真有这么蠢的恶魔呀!”

“这人谁啊?”

“不知道啊?”

“诶,他好奇怪,一直在那自言自语的,还莫名其妙就笑,估计是这里有问题吧。”,一伙精灵在那讨论起角落里的艾斯德斯起来。

艾斯德斯在那笑着,他身旁的精灵们也都看着他,因为穿着长服的原因,他们都没看到艾斯德斯的脸,只是觉得这人怪怪的就像个傻子。

艾斯德斯也感受到周围精灵那些异样的眼光,赶紧用手捂住嘴然后轻咳了两声,然后仔细看着乌索普的方向。

此时乌索普已经把衣兜给扯了下来,他仔细一看发现是一个毛茸茸的小动物。

乌索普一下子就愣住了,他歪着头若有所思,他现在几乎被法夫纳的意识占据着身体。

结果一看是这种东西瞬间杀意四起,想要用手掐死“乌索普的小白球”,手已经抬起来了,可乌索普就这样愣在了那儿,右手不断的颤抖着。

此时是乌索普的内心意识在和法夫纳争斗,乌索普还有一丝自己的意识,他很喜欢艾斯德斯送给自己的“小白球”。

“不要!你不能掐死它!不能!”,乌索普在不断的呐喊着,他竭尽全力想要争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就这样现实中的乌索普只是抬起了手,可他要去掐“小白球”,刚伸出去又缩回来又伸过去,反复几次最后手还是缓缓伸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小白球”。

当乌索普手的力量不断加强的时候,他的脸却很狰狞,那是乌索普在和法夫纳做斗争。

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小白球”突然抖了抖那胖嘟嘟的身体,一下子就窜出了乌索普的手心。

最新小说: 我这么作死,我容易吗 斗罗:丞相,我悟了 成为虚空行者从火影开始 绝世唐门之魔瞳焚天 斗罗之魔眼 霍格沃茨之最强巫师 斗罗:从千仞雪陪练开始 从与关雎尔相亲开始 柯南世界的替身使者 木叶:伪装十年后,佐助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