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小说 > 女生耽美 > 你贪恋的我都有 > 63、无可替代

63、无可替代(1 / 1)

气氛顿时凝固了。

顾野一怔,左看看又看看,显然没意识到是这个反应。

在他眼里,祁衍怎么也不会沦落到不可说的地步。

唐让让咬着下唇,目光落在自己的碗上,一动不动。

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是在这个时候,以这种方式被知道。

唐汀汀也有点措手不及。

她虽然觉得不应该瞒着父母,但现在的确不是一个好时机。

让让大学还没有毕业,唐雅芝还一门心思的想撮合唐让让和陈明轩。

唐雅芝喃喃道:“所以你又和祁衍在一起了?”

唐让让眼睑微颤,下唇被牙齿咬出深深的一道印子,但没有说话。

唐汀汀解围道:“这事我知道,让让跟我说了。”

唐雅芝将目光转向唐汀汀:“那你们俩就一起瞒着我和你爸?这段时间让让总不回家,是不是都和祁衍在一起?”

唐明治凝着眉,拍了拍唐雅芝的肩膀,示意她别激动:“老陈的生日上,你别这样。”

唐雅芝深吸一口气,也知道气氛不对,只得把情绪压下去。

但是这对她来说太困难了。

且不说祁衍的身份。

哪怕不是祁衍,得知还上大学的女儿,周末都不回家去跟一个男人同居,任何一个父母都受不了。

她还那么小,怎么能住到人家那里去呢。

唐雅芝回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包括唐让让对陈明轩的排斥,还有导员给她打电话,说唐让让不在宿舍的那次。

肯定都不是巧合,连唐汀汀都在帮她打掩护。

唐雅芝觉得有些失望,也有些受伤。

这么大的事,唐让让竟然瞒着她。

顾野摸摸鼻子,有点尴尬。

他不知道自己随口一说竟然闯出了这么大的祸。

想开口,却又觉得自己还算是外人,没资格插手唐家的事。

他偷偷看了唐汀汀一眼,生怕唐汀汀因此而厌烦他。

但没有,唐汀汀根本就没看他。

她平静道:“平心而论,祁衍对让让是很好的,从来都是,只不过以前的确是在高中,学习紧张不合适,现在她上大学了,也该谈恋爱了。”

唐雅芝盯着唐让让:“你说,是不是你们俩高中也还偷偷联系着,一直没断过。”

唐让让轻轻摇头,低声道:“没有,我差点就彻底把他弄丢了。”

听她的语气,唐雅芝也知道,唐让让从来都不后悔跟祁衍在一起。

当初可以拿年纪小,不成熟为借口,但现在呢?

唐雅芝已经完全没心思帮陈为民庆祝五十大寿了。

她倾身问:“你就那么喜欢祁衍?”

唐让让睫毛抖了抖,头发垂下一绺,遮在眼前。

酝酿片刻,她缓缓道:“是,我喜欢祁衍,大二开始我们才在一起,一直没想好该怎么跟你说。”

唐雅芝用手拄着眉心,闭上眼睛,沉默不语。

桌上并不是只有他们一家人,其余人坐着,也觉得气氛尴尬。

唐雅芝知道这不是个说心里话的场合,便没再问下去。

唐汀汀抓起唐让让的手,捏了捏她的手心,示意她别担心。

一顿饭吃的好似煎熬。

席间陈为民还特意过来,笑呵呵的问唐让让,要不要跟陈明轩坐在一起。

还不待唐让让找理由拒绝,唐雅芝道:“不用了,她坐这儿挺好的,也跟我们说说话。”

陈为民一怔,本以为唐雅芝会极力同意的。

但他也没多想什么,就回去继续吃饭了。

陈明轩伪装的很好,没让父母看出异常来,至于那瓶香水,被他偷偷藏在了包里。

唐让让根本就没吃饱,祁衍给她发来消息,问晚上还能不能回公寓,要不要找人接她。

唐让让犹豫了一下,回道:“不了,我就在家睡一晚吧。”

她毕竟也好久没回家住了,祁衍理解,嘱咐了几句,便准备彻夜加班了。

生日宴结束之后,唐汀汀也没立刻回公司,她怕唐雅芝情绪激动,再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毕竟陆敬宏也是让唐雅芝厌恶豪门的一个□□。

顾野最讨厌这种好像欠了别人什么的感觉,他犹豫着想要道歉,但又实在不明白,谈恋爱有什么不能说的。

而且对方还是祁衍。

如果连祁衍都不接受,是不是唐汀汀也不能接受他?

临走的时候,顾野轻轻拉了唐汀汀手腕一下,动了动唇,刚要说话。

唐汀汀冷淡道:“别碰我。”

顾野顿了一下,还是慢吞吞的把她的手给松开了。

这不符合他的性格,但是他怕真的把唐汀汀给惹急了。

唐雅芝回头道:“汀汀,你别这么跟小顾说话,他也不是故意的。”

顾野露出一丝苦笑:“阿姨,我没事。”

唐汀汀无奈道:“妈,他真不是我男朋友。”

可顾野是谁,唐汀汀却没往下说。

不知道为什么,她鬼使神差的咽下了顾总儿子四个字,似乎生怕唐雅芝知道后,对顾野不再这么热情。

顾野搓了搓手心,坦然道:“现在还不是。”

唐雅芝舒心片刻,或许两个人还在相互适应中,没到确定关系那一步呢。

她道:“好好好,是我心急了,小顾要不你忙吧,我们也回家了。”

顾野知道自己不适合再参与唐家的事了,临走之前,他对唐让让道:“抱歉啊,我不知道你们还没公开。”

唐让让轻轻点了点头,脸上没什么表情。

其实她不太恨顾野。

平心而论,顾野没说错什么。

她谈着恋爱,却对家里隐瞒,本来就对祁衍不公平。

早就该说了,她不是一时兴起,是真的要跟祁衍在一起的。

走路回到了家里,唐让让环视一圈,恍惚觉得家里有点小。

也对,她在祁衍的公寓住久了,每天在客厅都跑来跑去,像家里这种只能放下一个沙发一个电视的客厅,当然觉得小。

她突然想起来,小时候第一次被唐雅芝带去祁家的公寓时,她溜到了楼上,遇到了祁衍。

祁衍陪她玩了一圈,回到家,她就兴奋的跟唐雅芝道:“今天去的地方是城堡吗,好大好漂亮啊!”

类似夸奖的话也不知道说了多少,但小孩子的心思没那么多,喜欢就是喜欢,一觉睡过也就忘了,根本不会觉得自己家哪里不好。

但是唐雅芝或许就会比较敏感了。

差距是最让人感到沮丧的,也因为这种差距,唐雅芝本能的将自己和祁家划清了界限。

后来孟溪则态度一变,她想也没想的立刻离开了。

妈妈也不是神仙,也会有喜怒哀乐,也并非对任何事的态度都是理智且正确的。

一家人坐在沙发上,唐明治还在给唐雅芝揉肩膀:“别着急,别生气。”

唐让让低头不语,唐汀汀开口道:“妈,如果你觉得我们和祁衍家差距太大不合适,你可以放心,让让有赚钱的能力,而且还不低,她不会多拿他什么,也不会依靠他们家。”

唐雅芝沉默不语。

唐汀汀又道:“如果将来他们要结婚,我保证给让让出一份配得上祁家的嫁妆,我们家不是以前了,我们有钱。”

唐让让眼圈一热,低声喃喃道:“姐......”

就只有唐汀汀,永远都这么护着她,爱着她。

唐雅芝冷不丁的问:“你和祁衍谈恋爱的事,孟溪则知道了吗?”

唐让让怔了怔,僵硬的摇了摇头:“还没说。”

她不知该怎么解释祁衍现在和家里的关系。

现在的祁衍想做什么事,家里恐怕根本就管不了,孟溪则也不能。

他规划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彻底摆脱家里的掌控,现在他成功了,又怎么会主动跟孟溪则说谈恋爱的事情。

但唐雅芝不知道。

她红着眼睛问:“他为什么不说?他是不是不敢说?孟溪则肯定不会让你们俩在一起的,到时候,你怎么办?像小时候一样,拿着盒巧克力拍拍屁股走了?”

唐汀汀皱眉道:“妈,小时候和现在怎么能一样,让让不求他们家的东西。”

唐让让缓缓摇头:“这回不走了,真的不走了。”

唐雅芝抹了把眼睛,沉默了半晌,突然大声道:“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啊,你为什么非要喜欢祁衍呢?我辛辛苦苦宠大的女儿,凭什么要去他们家受委屈啊!他妈凭什么不喜欢你啊!”

唐让让愣了,有些惊讶的睁大眼睛,望着唐雅芝。

唐雅芝终于发泄出来,也不管什么颜面了。

她仿佛要把这些年的怨气全部发泄出来。

“我对祁衍这孩子没意见,以前我也对他挺好的啊,我看他太孤僻太阴郁,还让你去逗他开心。可他妈凭什么说你耽误祁衍前程,凭什么说你没带给祁衍一点好东西啊,我努力培养的女儿,我这么阳光可爱的女儿,怎了她了!祁衍就是他妈的傀儡,你走之后,他有说什么吗?他什么都没说!”

唐雅芝的眼泪扑簌簌往下掉,眼角的皱纹深深皱起。

她已经不再年轻了,但经历这些事的时候,她也才二十多岁,还受不了这种羞辱。

唐让让以前只知道,孟溪则把她妈解聘了,并不知道这些话。

唐雅芝从来没说过,孟溪则曾经那么认为过她。

因为孟溪则对她的态度还是可以的,哪怕是通知她,以后别来找祁衍玩了。

唐让让睫毛一颤,眼泪默默下滑。

“妈,你受委屈了。”

唐雅芝重重的坐在沙发上,用双手捂着脸。

空气中无比压抑,这个小小的客厅,仿佛压在大山底下,不见天光,透不过气来。

半晌,唐雅芝道:“我受委屈没关系,但你不能去他们家受委屈!我想让你跟明轩在一起,是因为对他们家知根知底,你陈叔叔陈阿姨看着你长大的,将来你做什么,他们也不会挑你,不会刁难你,不会嫌弃你,别人家,我们没法保证啊!你和你姐一样,什么坏事都不跟家里说,我们还不得提心吊胆的猜?现在倒好,猜都不用猜了。”

唐让让急的有点手足无措。

她一方面觉得唐雅芝的担心没错,甚至她妈也很无奈也很受伤。

可祁衍也没错,他并不是谁的傀儡,他已经很努力的来到她身边了。

唐汀汀叹了口气,缓缓道:“你们都别急。妈,我不会害让让,既然我觉得她跟祁衍恋爱没问题,那事情一定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

唐汀汀长大后,几乎成了家里的第二个家长。

有时候连唐雅芝,都习惯性的听她的话。

因为唐汀汀太成熟了,太深谋远虑了。

她说的,大部分都是对的。

唐汀汀见唐雅芝安静下来了,又继续道:“我从天眼查了祁衍的公司情况,领域是他一手创建起来的,没借助家里的任何帮助,公司做大之后,他先是吞掉了孟溪则在市场上和他有竞争的小公司,让领域和孟溪则的实体业完全割裂开,不产生任何关系。”

“他和孟溪则的公司完全没有任何合作和沟通,孟溪则不占有领域的股份,祁衍也不接受孟溪则的任何财产,从财产上来说,孟溪则根本已经无力掌控他了。”

“以前的他或许一直在孟溪则的控制中,所以我也很奇怪,他到底哪里来的钱做启动资金。后来我找了些狗仔朋友,挖出了点消息。祁衍从国外留学回来,就刻意在让让学校边上的贵族学校注册了个学籍,为的就是......”

唐汀汀说罢,谨慎的看了唐雅芝一眼。

那时候,唐让让还以为是偶遇童年小伙伴,快乐的每天跟祁衍偷偷见面,稀里糊涂的就跟人谈恋爱了。

唐雅芝知道后,才特别生气的勒令他们分开。

好在唐雅芝现在听到,已经没什么反应了。

唐汀汀继续道:“早恋被禁止后,祁衍也从贵族学校离开了,其实那时候除了您反对这件事外,孟总那边大概也给了他不少压力。他可能就是那时候决定,要摆脱孟溪则的掌控。”

“没有钱,没有投资,没有人脉,他为了能快速的筹集到资金,就去地下拳场□□-拳,签过生死状的那种,一场比赛赢下来,可以拿十万块钱,索性没有死也没有残废,连打了三个月,他赚到了第一笔属于自己的钱。至于他为什么有那么厉害的拳术,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祁衍什么事情都能做到极致,又或者还有小道消息说,孟溪则得罪过不少人,祁衍以前还被绑-架过,但这都是传言,不能当真。”说到这里,唐汀汀顿了顿。

唐让让呆住了,唐雅芝也异常错愕。

显然对她们来说,□□-拳和绑-架这种事,完全不在正常人的想象当中。

“他投资眼光很好,天生就是个商业奇才,他的公司发展异常顺利,就连我在的星创,都有祁衍的股份,短短几年的时间,他已经完全超越了孟溪则,不会受任何人控制了。”

“他很在乎让让,不会让她受委屈的。或许正是因为您说的,小时候的他孤僻又阴郁,所以让让的出现,对他影响太大了。在祁衍眼里,唐让让是无可替代的。”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3525456013瓶;林下清风3瓶;南风吹北巷、6v6、要保护好头皮、27366222、小缺、苡歌小天使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从火影战国开始 人在海贼领域展开 斗罗:污蔑我邪魂师,灭了玉小刚 四合院之开局截胡娄晓娥 海贼里的超次元海贼团 斗罗之天赐魂环 回忌 洪荒:刚成金仙,收徒女娲 从火影开始诸天交易 斗罗:开局举报唐三拥有双武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