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永远(1 / 1)

安静的抱了一会儿,祁衍还是发现了唐让让的异常。

他眸色微沉,拇指轻轻擦过她的侧脸,低声问道:“脸怎么回事?”

进到室内这么久了,她的右脸还是有点红,肯定不是冻的。

唐让让的低垂着睫毛,手指轻轻抓住祁衍的衣领。

“祁衍,我没事。”

祁衍不信。

如果没事,她是不会贸然回来的。

他记得,她今天是去参加陈家的聚会了。

或许在聚会上,还会被硬生生的跟那个小子扯到一起。

但是一定发生了什么,难道......

“你妈妈知道了?”

祁衍果真敏感,立刻就猜到了大致的情景。

如果唐家父母知道唐让让跟他在一起,那的确是个了不得的大事。

“你妈妈打的?”

他眼底一痛,手指轻轻的缩了回来。

怎么办,如果是唐让让家里人,那他就束手无策了。

唐让让抬起眼,抿着唇,半晌道:“不是我妈妈,是我自己,也不是因为我们谈恋爱的事,我就是觉得......祁衍,这么多年,你等的累吗?”

祁衍一顿,呼吸一滞。

他的喉结微微滑动了一下,他的眼底隐约浮起一层水波,漆黑的瞳仁里,映出唐让让的影子。

“不累。”

他停顿半晌,又重复道:“不累。”

唐让让弯着眼睛,轻轻笑了笑,手指顺着他的衣领滑到锁骨,指腹顺着锁骨的轮廓,描摹了一圈。

“好,那你还有多少工作,我出去等你吧。”

祁衍捏住她的手,揽住她的腰,把她往自己腿上带了带:“没有了,回家吧。”

唐让让凝眉:“真的?”

祁衍点头:“回家吧。”

唐让让从他腿上跳下来,朝磨砂玻璃门外瞄了一眼:“那你等下,我先出去,外面还有几个同事在加班呢。”

祁衍也不为难她,点了点头。

唐让让理了理羽绒服,走到门边,回头朝祁衍眨了眨眼,然后推开门出去了。

从祁衍办公室到电梯间,必然要经过风控组。

唐让让走出来,孙倩立刻站了起来:“哎,让让。”

唐让让站定,目光盈盈:“孙姐。”

孙倩犹豫了一下,笑着道:“这么晚还回公司,找什么东西吗?”

她当然不会提祁总,但眼底的好奇已经完全把她暴露了。

她更想知道的,是唐让让到祁衍办公室做什么了,是不是真的被开除了。

如果后果这么严重,那以后,她们对乔夏斐的态度就要更好一点了。

唐让让早就想好了说辞:“哦,祁总之前不是在我们学校做过老师嘛,我问问我成绩的事。”

“这样啊。”孙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她的确有耳闻,祁总的母亲跟a大校长关系不错,所以祁衍才去那里上公开课的。

怪不得今年招了两个a大的学生,看来都是之前上过祁总课的。

唐让让指了指电梯间:“那我先走了,孙姐你也早点休息。”

孙倩赶紧笑道:“那你快回去吧,我还有点事儿没做完。”

唐让让也不再客套,从工位上捏了一瓶矿泉水,推开门走了。

又过了一会儿,孙倩听到里面的办公室有些许响动。

片刻后,祁衍披着大衣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还拎着笔记本电脑。

孙倩赶紧站了起来:“祁总。”

祁衍颔首示意,匆匆出了公司。

孙倩望着他的背影,总觉得祁总今天走的好像过分急切了些。

但她还是挺满意的,起码今天加班被祁总看到了,祁总的记忆力出名的好,希望能反映在今年的年终奖上。

唐让让就在一楼等着祁衍,待他一出来,便低调的遮住自己的脸,默默的勾住了祁衍的手臂。

回到了家,还未开灯,窗帘上映出窗外偷过来的光,依稀能看到彼此模糊的侧脸。

唐让让把羽绒服解开,甩到了一边,然后把手伸进了祁衍的大衣里。

他的身上很暖,隔着毛衣都能感觉到的那种暖。

唐让让一点一点加大力道,直到把祁衍紧紧抱住。

祁衍站在门廊未动,也未开灯。

他微低着头,轻嗅着唐让让发丝上清凉冷冽的气息。

唐让让贴着他的胸膛,喃喃道:“我妈妈,她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祁衍身体一僵,嘴唇动了动。

“她同意了,她让我过来陪你。”

唐让让依恋的在他胸口蹭了蹭。

黑暗中,祁衍眼睛一弯,微不可见的露出一丝笑意。

“嗯。”

他一用力,将唐让让给抱了起来,径直抱进了卧室里。

极其昂贵的大衣被他随意的压在床上,借着隐约的光亮,祁衍轻啄了一下唐让让的嘴唇。

两人身上还都带着凉气,躺在柔软的床上,寒气渐渐消散。

唐让让的身子一下子松弛了下来。

她懒洋洋的抬起手,帮祁衍将衣服脱下来,扔在一边。

祁困困原本已经百无聊赖的靠在阳台睡着了。

听到屋里的响动,它本能的惊醒了,顺着声音的来源,一路小跑过去。

这几天它都是被阿姨带着遛弯,每每到晚上才能看到两个主人,根本没有时间跟他们亲近一会儿。

祁困困睁大眼睛,朝床上望了一会儿,确认不是贼,而是自己认识的两个人。

于是兴奋的叫了起来。

床上的唐让让一眯眼,捂住了耳朵。

偏偏这个时候来打扰清净,明明已经足够小心了,怎么还是把它给吵醒了。

这段时间,她和祁衍的运动没少被祁困困打扰,狗叫声差不多成了他们的专属bgm。

祁衍忍无可忍的时候,恨不得把祁困困给送走。

但事后看着它无辜的大眼睛,到底没舍得。

唐让让喃喃道:“不理它。”

她蹭了蹭,深吸一口气,把毛衣给脱了下来。

祁困困摇摇尾巴,见丝毫没有吸引到注意力,不满的低吼了一声。

它后退几步,一个助跑,猛地跳上了床。

祁困困踩在软绵绵的床垫上,窝在了唐让让身边。

阳台太凉了,还是被窝暖和,有唐让让的被窝尤其暖和。

它刚趴下不久,祁衍翻身将唐让让抱了起来,差点压到它的爪子。

祁困困一个激灵,赶紧往后缩了缩。

迟疑了片刻,它才再次趴下。

谁想还没好好闭上眼睛,唐让让就又滚了过来。

祁困困猛地弹开,又往床边退了退。

它觉得十分委屈。

自己根本没占多大的地方,为什么一直被挤。

祁困困没办法,一用力,从唐让让身上跳了过去,趴在了地方更大的一边。

可没过多久,两个人又翻了回来。

祁困困灰溜溜的缩到了墙角,愤怒的叫了两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这个时候,一定得被人主动抱上床,它才能解气。

终于,有一只胳膊伸下来捞住了它。

祁困困软绵绵的垂着爪子,毫不挣扎。

可谁知目的地并不是床,祁衍勾住它,一路把它带到了客厅,塞到了它的窝里。

祁困困立刻从窝里滚了出来,撒丫子往卧室里跑。

想把它甩开,门都没有!

它仿佛一道闪电,猛地钻进了房间,刚想得意的摇摇尾巴,就见唐让让站在门外,猛地把门给带上了。

祁困困被关在空无一人的卧室,呆住了。

这根它想象的不一样啊。

祁困困站在门口,蹲坐在地上,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客厅里,又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响动声。

祁困困这才发现自己被骗了,于是哀怨的用爪子挠着门。

它坚持不懈的不知道抓了多久,终于,卧室的门再次打开了。

可唐让让被祁衍抱在怀里,慵懒的连根手指都懒得动。

祁衍轻柔的将她放在床上,唐让让一滚身,就钻进了被窝里。

祁困困总觉得她看起来特别累。

真是遗憾,本来还打算要跟她玩一会儿呢,谁知道她这么一会儿就玩累了。

祁困困又小跑回客厅,围着客厅转了一圈又一圈。

没觉得客厅有什么好玩的啊,为什么两个主人玩的那么开心?

祁衍从不管祁困困,他还不太困,于是就安静的坐在床边,看着唐让让的睡颜。

唐让让闭着眼睛呢喃道:“你别忙了,跟我一起睡吧。”

祁衍理了理她的头发,轻声应道:“嗯。”

可唐让让没来得及等祁衍上床,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今天接受的事情太多了,承受的压力太大了。

心思用的多,人就容易疲惫。

只有在睡梦中,才能稍稍轻松片刻。

祁衍的眼睛早就适应了黑暗,他不打算开灯,就靠在床边,安静且温柔的凝视着唐让让。

半晌。

他起身,轻悄悄的走到了书房,从那个偏僻的小抽屉里,摸索着取出了那个小盒子。

打开盒子,晶莹璀璨的钻石恍若发着光。

他沉默了片刻,温柔一笑,将那枚戒指从盒子里取出来,轻轻托在掌心,回到了卧室。

走到窗边,祁衍单膝跪在地面上,目光从唐让让的脸,慢慢的移到自己掌心。

然后,他从被子里,轻轻拉出了她的手。

将这枚戒指,缓慢且坚定的套在了唐让让的无名指上。

大小正好。

唐让让的手指很软很温,任他摆弄也没有醒。

祁衍注视着带上了戒指的唐让让,慢慢的,将她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掌心里。

他喃喃道:“我会对你很好的,永远。”

作者有话要说:一更。

六点前二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酸酸的味道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570494722瓶;点心20瓶;hermit10瓶;kittybaby7299瓶;酸酸的味道5瓶;段老狗的小只只4瓶;南风吹北巷3瓶;farewell、34619792、苡歌小天使、小缺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最新小说: 直播问答:我曝光了海贼王内幕 我,毁灭日超人,加入聊天群 反派大师兄,师妹们全是病娇 精灵之我真不是火箭队卧底 斗罗大陆之绝世修罗 从忍界开始机械飞升 美女剑豪带着烤肉来了 NBA:开局获得巅峰科比体验卡 斗罗之长虹惊世 数码宝贝入侵美漫